財經

【週四老字號】媽媽妳自由了 兒女為早餐阿婆簽字離婚

新竹「阿婆早餐」老闆娘鄭寶珠經歷家暴和丈夫外遇折磨,靠著為母則強的意志力挺過。(攝影:林玉偉)
新竹「阿婆早餐」老闆娘鄭寶珠經歷家暴和丈夫外遇折磨,靠著為母則強的意志力挺過。(攝影:林玉偉)

距離新竹中學校門不到一百公尺的「阿婆早餐麵」,因價格實惠,加上有比一般大上一倍的雙黃蛋餅、雙黃油條蛋餅,不只竹中學生經常光顧,也吸引附近多所大專院校學生聚集。

個頭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老闆娘鄭寶珠,被學生們稱為「阿婆」,但學生們不知道的是,她曾經歷前夫長期家暴和外遇折磨,最後是在兒女見證下離婚。



她輕輕撩起額前瀏海,「這些疤是被我的前夫扯頭髮去撞牆,縫了幾針所留下。」現年已經六十歲出頭的她,仍續著及腰長髮,「那不是他第一次對我動手,卻是傷得最重的一次,我心痛到剪去養了幾十年的頭髮,直到後來才又留回來。」

二十歲就奉子成婚,鄭寶珠壓根沒想過自己是所謂「勝出」的女人。她苦笑:「我和前夫結婚時,他公司的老闆對著我說『原來是妳打敗了其他幾個』,我還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前夫當時不只與我交往。

結婚沒幾年,前夫老毛病就犯,剛開始是偶爾不回家,後來是偶爾才回家。「我只要過問,他就對我報以老拳,甚至連孩子也打。」最後,前夫索性不回家,鄭寶珠輾轉得知他在外又有另一個家庭,由婆婆領著前往與另一個女人談判,但見對方還不到二十歲,心裡也沒了主意,「能全怪人家女生嗎?」

也不是不恨,「開早餐店前,我在新竹的燈泡公司當作業員,月薪約六千元,得獨自扶養仍在唸國中小的三個兒女,還得租房子,每天一睜眼就要為錢煩惱,娘家媽媽和姊妹才鼓勵我頂下店賣早餐。」

後來,她決心把負心漢當成隱形人,心力全放在早餐店。「十幾年前,兒子和他的姐姐妹妹都出社會,他們告訴我『媽媽,妳自由了』。」她止不住淚水地說:「是孩子們蓋章當見證人,讓我跟他們的爸爸離婚。」

她說,自己一度想不開,但念頭一轉,「我為什麼要哭哭啼啼讓人看笑話,如果我不夠勇敢,三個孩子怎麼辦?」她又說:「早年家暴令不流行,我也擔心自己經濟條件不好,若鬧開了,孩子可能被社會局帶走安置,再怎麼苦,我都要和孩子們在一起,把他們扶養長大。」她慶幸自己為母則強,也慶幸自己始終沒有被打倒。(撰文:謝祝芬)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