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你還記得重度灼傷的官聲彥嗎?台灣人叫他ET,美國人叫他天使……

官聲彥2004年曾回國訪問,他特地到台北啟明學校推廣盲人門球運動。(攝影:馬立群)
官聲彥2004年曾回國訪問,他特地到台北啟明學校推廣盲人門球運動。(攝影:馬立群)

八仙的粉塵氣爆造成近五百人灼傷,其中不少人都是大面積燒傷,目前仍在與死神拔河。除了眼前的難關、後續的復健,不少父母在焦急狀態下哭喊:「我的孩子毀容了,一輩子都毀了…」或許是時候,讓我們回憶因嚴重灼傷,造成「全臉毀容,雙眼失明且失去右耳」官聲彥的故事。

1984年3月30日下午3點半的課後輔導時間,台北市螢橋國小二年一班教室,忽然闖入一名男子,拿著一個白色布袋,一言不發拿出一個裝滿硫酸的油漆罐,打開罐子就潑向正在上課的42名學童與輔導老師張丹華,隨後取出尖刀自殘身亡。42名學童中傷勢最嚴重的是官聲彥,轉送三軍總醫院時已雙目失明。

本來擁有快樂可愛的臉孔,一夕間跌入黑暗的世界,對官聲彥來說,最難受的是他走在路上,有人大叫他是ET或怪物,為此,官聲彥一度封閉自己,每週得看心理醫生。官聲彥10歲時被送到美國治療眼睛,手術雖然沒有成功,卻意外發現當地開放環境下過得很快樂,官家因此決定移民美國。

2004年官媽媽楊淑琴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表示,「美國同學都可以接受他,剛開始他不會英語,每位孩子都會用中文問聲彥你好嗎?我接觸佛教後,聲彥也跟著念經,漸漸認為那場意外是上天給的考驗,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比自己更慘的人,才漸漸打開心防。」靠著盲用電腦的輔助,官聲彥以高中第一名成績進入加州大柏克萊分校,目前已經從該校社會系畢業,除考取微軟電腦執照,也是盲人門球的球員。

也許半年,也許一年後…,在這次慘案的媒體效應逐漸冷卻後,灼傷者的人生還要繼續,除了專業心理醫生的協助外,我們這個社會更應該教育每一個人不可對容貌異常者投以奇異眼光。這些年輕人未來還有就業的問題,更需要政府部門透過制度規範來協助,而不是讓傷殘者只能進入庇護工廠。官聲彥如果當初留在台灣,還有這麼精彩的可能嗎?(撰文:王錦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