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艱苦人疼惜艱苦人】萬華小販 過年辦桌宴請街友

1940年生的廖榮吉說,景氣差,來吃年夜飯的人很多,「擺50桌還不夠,一天要吃掉20萬元。」(蘇立坤攝)
1940年生的廖榮吉說,景氣差,來吃年夜飯的人很多,「擺50桌還不夠,一天要吃掉20萬元。」(蘇立坤攝)

小學畢業,我到萬華做印刷廠學徒,當兵回來,老闆把工廠頂給我,經濟起飛,我賺了不少錢,看到過年家家戶戶團圓,流浪漢還是睡路邊,心裡不忍,就叫外燴來做年夜飯請他們吃,23年來共請了14回。

小時候,我最期待過年。我媽媽生了10個孩子,我是老么,2歲爸爸就死了,家人靠幾分地種稻餬口,我每餐都吃蘿蔔乾、地瓜籤,偶爾撿到鐵罐、破酒瓶,換點麥芽糖當零嘴,只有過年能吃到一點肉,領10元壓歲錢。

結婚前,每年我都陪媽媽準備年夜飯,媽媽把雞腿留給我,哥哥姊姊也不計較,我連骨頭也咬開來吸,好滿足。吃完年夜飯,我去撿人家剩下的炮來點,劈哩啪啦的好歡樂。

電腦印刷興起,我的工廠收起來,好幾年沒心情剢流水席。1997年,我在梧州街擺攤賣刈包、四神湯,生意不錯,4個小孩也長大,我又開始請遊民吃年夜飯。

阮牽手9年前過世,刈包攤生意也變差,幾次想停辦,但鄰居出錢出力,還有人贊助衛生衣褲和睡袋,好像變一個責任,不能說停就停,我最後決定,至少除夕和初一要請。

過年前一個月,我就趕快去訂貨,滷豬腳、麻油雞、紅燒魚、湯麵,要準備3000到5000斤,還泡藥酒請大家喝,忙進忙出,整條街都變我家廚房,像回到童年。再怎麼苦,過年就該熱呼呼吃一頓飽,才有圓滿的感覺。(撰文:陳函謙,原載於壹週刊409期,2009年3月26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