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新聞傳真 陳啟禮身後 竹聯勢分三派

警方雖強力壓制,但陳啟禮移靈當天仍然擠入了四百餘名竹聯幫副堂主以上幹部,出乎警方意料。
警方雖強力壓制,但陳啟禮移靈當天仍然擠入了四百餘名竹聯幫副堂主以上幹部,出乎警方意料。

「靈車車隊已到三重交流道,大約再半小時就可抵達會場…」十九日下午,襯著雄渾的〈安魂曲〉為背景音樂,陳啟禮移靈當天的司儀以極為嚴肅語氣,向在場的竹聯幫兄弟宣布這項消息。
部分幹部聞言開始協調二百餘名一身黑西裝的眾兄弟,在追思會場列隊,準備迎接精神領袖陳啟禮遺體到來。

迎靈人馬 中生代露臉

下午二點許,二十餘輛移靈車隊浩浩蕩蕩抵達會場,現場氣氛突然凝結,竹聯幫歌〈綠島小夜曲〉緩緩響起,這是陳啟禮生前最喜愛的歌曲,而扶靈的「八大老」站在全黑靈車後方,將靈柩交給迎靈的中生代「十大將」。此一動作對竹聯幫而言,代表著「世代交替」的意義。
竹聯幫目前最有實力的「么么」黃少岑,整個過程都輕拄著拐杖,偶爾穿梭會場,身邊小弟更是來來回回,不時向他報告儀式進度。
據透露,黃少岑事先向十名幫內最具經濟實力的大哥,募到一千萬元籌辦這場喪禮,當天所有流程都由他主導,整個會場忙上忙下的也都以他的心腹及「忠堂」為主的手下居多,這似乎也透露,竹聯幫現在還是由他來「扛霸子」。
當天出動三百多名武裝警力的警方,全天在場蒐證,當然也沒放過這些大老露臉場面,幾台DV更是全程跟著黃少岑。耐人尋味的是,竹聯幫另一名重量級大哥趙霸子趙爾文卻不見蹤影,下午四點半儀式結束後,立即引發議論。

移靈結束當晚,會場一片冷清,除少數友人前往悼念,現場只剩警方留守蒐證。
移靈結束當晚,會場一片冷清,除少數友人前往悼念,現場只剩警方留守蒐證。

警方勸阻 趙霸子缺席

據治喪委員會表示,他們有發帖子給趙爾文,但他以「身體不適」為由,並未現身。道上對此的普遍看法則是,趙爾文、黃少岑本來就「王不見王」,平常絕少碰面,不小心遇到了,也都是相敬如賓地打招呼,私底下極少往來。
道上兄弟透露,二人其實沒有深仇大怨,只是黃少岑一九八四、一九九六年,二次逃亡海外時,在台的趙爾文順勢坐上幫主位置;但黃回來後,趙從未表示要「歸還寶座」,演變成二人暗中扶植各自勢力,分據山頭,心結也由此而生。
而在陳啟禮過世不久,幫眾決定要回台灣替他辦喪事時,台北市警方就開始緊張起來,被列為「大角」的對象,能勸阻的都由轄區分局,派人到家裡或以電話請到分局「聊天」。
趙爾文也不例外,被戶籍地的士林警分局請去閒聊。警方規勸趙爾文當天不帶人,自己也不要現身靈堂。移靈當天他沒出現,也算給警方一個交代,不過卻因缺席引起外界聯想。
檢警透露,趙爾文自從二○○五年後,行事作風就極度低調,當年「黑道教父」蚊哥許海青葬禮,幾個像「圓仔花」、「豹哥」等大角,全部都在事後被檢肅流氓,趙爾文這次可能擔心一出面,就會被蒐證。
趙爾文近年深入簡出,最近一次上媒體版面,是和八里鄉長一起到當地低收入戶家中慰問、發紅包,似乎想向外界表明早已金盆洗手。不過,據警方蒐報資料,他在竹聯幫裡還是極有勢力,包括西堂、青堂和文武堂等,都是他的直屬部隊,絕對有問鼎新幫主的實力。
只是在某些「正期班」的竹聯幫大哥心中,趙爾文並不像張安樂、周榕等,是從一九五三年「竹林聯盟」開始,就和大夥一起在中和打殺拚地盤,出身非嫡系。

陳啟禮兒子陳楚河(右二)在移靈當天,手捧父親牌位。
陳啟禮兒子陳楚河(右二)在移靈當天,手捧父親牌位。
竹聯幫前幫主黃少岑(右一)完全主導陳啟禮的後事。圖左三為猴王胡台富。
竹聯幫前幫主黃少岑(右一)完全主導陳啟禮的後事。圖左三為猴王胡台富。

欽點白狼 不願接大位

了解竹聯幫內情的警方表示,黃少岑近年來年歲漸長,開始出現氣喘病症,加上前一陣子在住家外頭餵魚時不小心摔倒,早就有心交出幫主位置,他當時和陳啟禮研究,最後選定三個人,詢問他們接棒的意願。
陳啟禮首先欽點「白狼」張安樂,因他在幫內輩分極高,江南案時曾將陳啟禮和官方的錄音帶公諸於世,最有資格及能服眾協調各勢力,只是他人在大陸,加上不想管事,所以沒有接受。
第二號人選則是綽號「郎中」的胡治中,他也以年事已高推辭。第三個人選則是「猴王」胡台富。但胡台富表示,近年他比較沒在外活動,擔心無法鎮住各方勢力,加上警方盯得很緊,幫主常常第一個被提報,所以也決定婉拒。
後來,「地堂」的「鍾馗」李宗奎、「僑堂」的「瓦哥」,也都因輩分和時機等問題,一時難以接任幫主大位。

「白狼」張安樂在幫內地位崇隆,但已不過問幫內事。
「白狼」張安樂在幫內地位崇隆,但已不過問幫內事。
年事已高的陳啟禮母親(左三)悲傷到無法站立,須靠人攙扶,才能緩緩進入追思會現場。
年事已高的陳啟禮母親(左三)悲傷到無法站立,須靠人攙扶,才能緩緩進入追思會現場。

三強鼎立 各有擁護者

警方調查,竹聯幫現有五十幾個還在活動的堂口,幫眾超過五萬人,目前咸認最有資格當幫主者,為黃少岑、趙爾文和周榕三強鼎立。據警方蒐報,黃少岑雖在香港與友人合資賭場事業,但大多時間都待在台灣,創幫初期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堂等傳統堂口,黃少岑都有能力調動。
趙爾文近年曾投資衛浴和演藝事業,和某些葬儀社也有合作,因與黃少岑有心結,仍致力發展自己的勢力,這幾年來所成立的新興堂口,像麒麟堂、文武堂等,大家都認為是趙爾文培植的勢力。
至於老資格的周榕,因家庭因素,再加上個性豪邁,喜歡喝酒,身體已不若以往。早年他在竹聯幫曾擁有很大勢力,但十多年來,許多幫眾都已投靠其他大老,不過由於他輩分夠,也未捲入任何派系角力,不少人有意拱他出來整合竹聯幫。
不過要整合其實非常困難,一名幫內中生代就表示:「竹聯幫實在太大、太亂了!」他以忠堂為例,一個堂內就有十四個分會,「有些小朋友(年輕幫眾)喝醉酒,碰在一起就打起來,彼此還不知道是自家人。」
他認為竹聯招牌夠大,大家都想在裡面分到油水,所以應該沒人笨到想搞分裂、出走,大家希望有個幫主,只是想說碰到事情,不管內部調解還是對外宣戰,有一個大哥可以組織戰力主導大局,但眼前真的很困難。

陳啟禮喜歡打撞球,移靈現場放了一檯球桌,悼念陳啟禮,希望他一路好走。
陳啟禮喜歡打撞球,移靈現場放了一檯球桌,悼念陳啟禮,希望他一路好走。

幫主懸缺 內鬥難喊停

陳啟禮死後,竹聯幫各大勢力盤根錯節,檯面上還是沒有幫主,各堂口因為互不認識,為爭奪地盤經常發生糾紛,混亂割據,互相鬥爭的亂象也將持續,打打殺殺勢不可免,台灣治安將面臨嚴竣考驗。
雖然警方事前已透過管道放出消息,如果黑道想趁此機會串聯壯大勢力,警方絕不寬貸。不過,從這幾天到靈堂的人數來看,遠超過警方估計,也就是說,該來的老兄弟都來了,大家念在同是幾十年兄弟情誼,來看看過世的老大,送他最後一程,這是人之常情,就算被抓他們也認了。

「蚊哥」喪禮時,黑道大動員,警方擔心陳啟禮告別式重演當年盛況。(蘋果日報)
「蚊哥」喪禮時,黑道大動員,警方擔心陳啟禮告別式重演當年盛況。(蘋果日報)
扶靈8位竹聯幫大老
扶靈8位竹聯幫大老

竹聯堂口 各擁其主

竹聯幫目前雖號稱有70個堂口,但組織散漫,且有部分是「幽靈堂口」,因此實際上應為50餘個堂口,幫眾人數約5萬人。
其中創幫時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天、地、至、尊、萬、古、長、東、南、北等傳統堂口,多隸屬么么黃少岑指揮,其中最大的堂口為忠堂,分會多達14個,目前堂主為「俊傑」。
而趙爾文主要掌握青、文武、西、太級、貔貅等較新創立的十多個堂口。趙、黃2人實力接近,各據一方。
周榕勢力範圍並不明顯,部分堂口走得和他較近,但又不完全隸屬他,由於他輩分相當高,因此部分堂口也願意聽命於他,算是大老級的人物。

黃少岑小檔案

綽號:么么
年齡:56歲
竹聯經歷:竹聯幫獅堂堂主、竹聯幫幫主

黃少岑目前在竹聯幫內仍是最有實力的大老。
黃少岑目前在竹聯幫內仍是最有實力的大老。

趙爾文小檔案

綽號:趙霸子
年齡:63歲
竹聯經歷:竹聯幫代理幫主

非陳啟禮嫡系出身的趙爾文靠自己打下一片天地,在竹聯幫內是「非主流」的大哥。
非陳啟禮嫡系出身的趙爾文靠自己打下一片天地,在竹聯幫內是「非主流」的大哥。

周榕小檔案

綽號:周霸子
年齡:63歲
竹聯經歷:竹聯幫創幫元老、竹聯幫幫主、武將

周榕是創幫元老,輩分甚至較陳啟禮更高,近年來較少涉入幫務,但由於為人四海,仍有不少堂主支持他。
周榕是創幫元老,輩分甚至較陳啟禮更高,近年來較少涉入幫務,但由於為人四海,仍有不少堂主支持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