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週二成功學】他曾是小裁縫師 如今是1.5萬輛「小黃」車隊老闆

沒背景、沒學歷,人生起手就是爛牌,林村田卻說:「拿到一手好牌沒啥了不起,拿到一手爛牌,還能胡牌才叫厲害!」(攝影:許添瑞)
沒背景、沒學歷,人生起手就是爛牌,林村田卻說:「拿到一手好牌沒啥了不起,拿到一手爛牌,還能胡牌才叫厲害!」(攝影:許添瑞)

趕上班、下雨天、喝醉了、想旅遊、登廣告、賣藥、賣水果……所有你想得到的商機,全都可以擠在小小的計程車廂。計程車不只能載人,竟然甚麼都賣?讓「小黃」變身「小七」的,是台灣大車隊董事長林村田。

擁有一萬五千輛「小黃」車隊,別人經營車隊,老想著如何找更多想搭車的客人。林村田卻每天「不務正業」,總嚷嚷著要開髮廊、修車廠,甚至還賣起農產品「玉女小蕃茄」。

他說:「不要小看這些運將,一萬五千個,光他們踩回來的沙子,集中起來也很驚人。」其實,林村田接手前的台灣大車隊,規模僅司機千名,甚至,一度搖搖欲墜,差點解散。

林村田一語道破關鍵,「以前司機入會像簽賣身契,裝機要錢、月費要繳、還要綁約。」一頭牛被剝好幾層皮,司機賺不到錢,紛紛退會。林村田改成月費一千元,外加派遣一通十元,上限三千元,免綁約,旗下車隊因此迅速擴充。

之後,他開始在車上賣起雜誌、唱片、蜆精。曾有司機月賣五百盒蜆精,是十家藥局銷售量。「吉馬二十萬片庫存台語CD,有江蕙、還有葉啟田,全賣掉了。」林村田頗得意。

連車體也被當成移動廣告看板出售。每檔一個月,一輛車的車身六千五百元、椅背一千八百元、保險桿一千二百元。只要乘客視線所及,林村田都能拿來賣錢。

出身雲林台西,林村田自嘲:「嘸讀冊、真土直!」他國中畢業,北上學縫紉,「原本不會車西裝褲,八個月後一天做八條褲子。在印染廠三個月升領班,老闆要把女兒嫁給我,讓我去管印尼廠。」不想被綁住的他,嚇得趕緊離職。

林村田(左)堅持下一代也得從基層做起。長女林念臻(右)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時,曾到車隊第一線當客服。(攝影:許添瑞)
林村田(左)堅持下一代也得從基層做起。長女林念臻(右)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時,曾到車隊第一線當客服。(攝影:許添瑞)

他後來隨父兄經營雜糧批發,每天騎腳踏車從三重沿著新莊、泰山送貨,一年騎壞二輛腳踏車。一些老兵經營的小型饅頭廠通常位於公寓樓上,麵粉一包二十幾公斤,一次得送五十包,其他工人邊搬邊罵,他說:「我笑笑搬完貨,還幫他們整理倉庫。」

庄腳囝仔、國中學歷,他的人生,似乎起手就是爛牌,他卻說:「拿到一手好牌沒啥了不起;拿到一手爛牌,還能胡牌才叫厲害!」(撰文:林鳳琪)(全文原載於614期壹週刊《企業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