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她高山症病發瀕死 加壓袋救回一命

台灣高山的美吸引很多民眾登山,但山區狀況難料,若發生高山症,有時連直昇機或救難人員都會因天候被阻,目前有100個PAC,可接各山屋、消防隊及民間救難大隊申請,讓台灣高山病零死亡率。(蔡怡真攝)
台灣高山的美吸引很多民眾登山,但山區狀況難料,若發生高山症,有時連直昇機或救難人員都會因天候被阻,目前有100個PAC,可接各山屋、消防隊及民間救難大隊申請,讓台灣高山病零死亡率。(蔡怡真攝)

「活著回來真好,我沒想到早上登山時晴空萬里,只穿了單薄的排汗衣就上山,沒想到傍晚時就風雲變色,狂風暴雨還下冰雹,我體力開始衰退、頭痛,即使知道山屋只剩100公尺,還是迷路到不了,只能找地方避難又吹了一夜風雨,還好遇到行家救我們,不然恐怕回不了家。」去年3月因高山症被救回的季小姐直認為,自己太輕忽,因體力不行沿途不斷休息到不了山屋,差點害到朋友。

假日偶然才爬山的季小姐,最高也只爬過合歡山,去年3月跟朋友3人挑戰奇萊山,沒想到發生高海拔肺水腫,事情一發生後,季小姐的朋友立即可電話給消防隊求救,消防員呼叫附近有無救難人員,剛好台灣野外地區緊急救護協會的副祕書長詹喬愉在清境農場渡假,一接到消息後,立馬打電話副理事長、急診醫師王士豪,6小時候就從台北把藥帶到現場。

這群腳程飛快的救難人員,凌晨一點已到奇萊山登山口準備入山救人,找到人後王士豪遠距給藥,現場人員一邊使用攜帶型加壓袋PAC救命。季小姐說,「我躺進加壓袋10分鐘後,出來頭就不痛了,有體力後,我們快速下山。

王士豪說,治療高山症最好的方式就是下山,降低高度,但台灣7年來至少發生35起山難,但直昇機有時會因氣候及地型不能出動,晚上也不能飛,過去幾年仍有7人因此死亡,但攜帶型的PAC是救急的方式之一,使用簡單輕便,患者在艙室內可降低海拔到1500公尺,可讓缺氧的患者,補充氧氣恢復體力後,可以爭取時間走下山。(撰文:蔡怡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