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花樣男女》窮正妹 星國釣男撈金

台灣好多正妹跑到新加坡花場(夜店)當酒促;有點像台灣的酒店小姐又不太像。去了5年的Miki(化名)一度還晉升店裡媽媽桑,帶著台灣妹在異國打拼。她自己靠跩、直來直往在花場殺出血路;先後交往過7、8個新加坡男友,人人都想娶她。但她心裡明白,新加坡男人都只是過客。

▲家境不好的Miki,早早就到新加坡夜店打工賺錢。她對愛情沒有任何憧憬,看起來的男歡女愛是自然過程也是賺錢手段。
▲家境不好的Miki,早早就到新加坡夜店打工賺錢。她對愛情沒有任何憧憬,看起來的男歡女愛是自然過程也是賺錢手段。



裝酷 Miki

年齡:27歲 身高:162公分

體重:45公斤 三圍:32C 24 33

釣男人招數:跩路線、不巴結。

兩性關係:不在意愛情。台灣男友是家人。新加坡男友們是過程。



▲難得回台休息,她也閒不下來,跑到夜店當暖場dancer。漂亮的她很有舞台魅力。
▲難得回台休息,她也閒不下來,跑到夜店當暖場dancer。漂亮的她很有舞台魅力。



這一次,Miki(化名)回台灣休息半個月。她一頭酷酷金髮、膚色健康,愈來愈像新加坡女孩。

媽躁鬱 離家心情好

也有點搖滾歌手味道。皮夾克、馬汀大夫鞋,還騎重機來跟記者碰面,全身上下嗅不出一點靠釣男人賺錢的味道。但她去新加坡已第五年,真的是靠釣男賺錢。偶爾回台灣,她也閒不下來。有空就接廟會,還有幾晚在夜店當dancer。「有時候回台灣跳舞真的很不習慣,台灣有些男生,豬哥兩字就寫在臉上。譬如我們跳舞時一彎腰,手機馬上對著我們的胸部猛拍,一趴下來,手機又全部對著我們屁股、底褲。

  ▲Miki上圍豐滿,笑容甜美,但個性其實很男孩子氣。
▲Miki上圍豐滿,笑容甜美,但個性其實很男孩子氣。



「在新加坡花場,是不可以亂拍照的。如果有讓女生不舒服的性騷擾行為,我們可以立刻叫保全,最嚴重會被鞭刑。」她在新加坡也要跳艷舞,客人喜歡妳,就會掛妳花圈,有點像台灣紅包場。下了台,就交際、賣酒,又有點像酒促。私底下,為了多賺錢,當然也可能接S,這時倒跟台灣便服酒點妹雷同。

▲小房間擠放著行李箱,看得出來Miki總是來去匆匆。
▲小房間擠放著行李箱,看得出來Miki總是來去匆匆。



Miki長得很漂亮,大眼、瓜子臉,看起來開朗、好命。其實從小辛苦慣了。「我家就低收入戶。但最大的trouble是我媽,她有躁鬱症,喝醉就鬧事。我國中時,很常想自殺,不知該如何面對家裡的環境,以及我媽這顆不定時炸彈。

▲護照上滿滿都是出國戳印。在新加坡賺錢快,有時會犒賞自己出國玩。
▲護照上滿滿都是出國戳印。在新加坡賺錢快,有時會犒賞自己出國玩。



「升高中那年,她開車撞死人,對方要我們賠七百萬,我們怎麼賠?我會選擇到新加坡工作,除了想多賺錢,也是想…離我媽遠一點。離開我媽後,心情就好多了,哈哈。」

搶客人 比政治圈黑

Miki說,會到新加坡工作的台灣女生,幾乎都是中低收入家庭出身。「十個裡面有七個都是要幫家裡還債,還要供弟弟、妹妹念書。」

▲不笑的Miki看起來很酷也有點跩。她覺得在夜店工作最簡單一招就是靠吊男人胃口。
▲不笑的Miki看起來很酷也有點跩。她覺得在夜店工作最簡單一招就是靠吊男人胃口。



一票窮女飄洋打工,看起來應該要彼此打氣,互相照顧。但到了那兒,為了賺錢各憑本事之外,不知不覺還勾心鬥角起來。「譬如這個客人是某個小姐的常客,他可能看另個小姐沒人捧場,起了同情心,掛了個小花給她,這個舉動,馬上會引起原來那個小姐的警戒,擔心自己的客人是不是要變心了,然後開始跟客人說那個小姐的壞話。


「最常就是講那個女生已經有很多男朋友啦!或是…誰誰誰都會跟其他客人回家。唉,這個圈子很黑的,比台灣政治圈還黑。」

搶客人,是夜夜上演的戲碼。Milk嗲不起來,她是靠酷酷的樣子,殺出血路。「其實很簡單啊!孫子兵法有一條就是欲擒故縱,欲擒故縱就是吊胃口嘛。妳愈讓人猜不透,他們就愈想猜透妳。但面對熟客,我就比較直接,有話就講。譬如有個很有錢的好客人,一講話就噴口水,我也不管,就直接說:『哎呀!要撐雨傘啦!』他不生氣啊,反而覺得我比較真。」

做口碑 低調接S

在新加坡第三年,Miki升級做了媽媽桑。「很妙吧!二十五歲的媽媽桑。最高紀錄帶十四個妹。其實,我就是負責照顧台灣來的美眉啦,她們在那裏搶來搶去的時候,要稍微排解一下,她們想家的時候、有男人問題的時候,也要當她們的心靈老師。」

▲Miki在台北已經沒有自己的家,她每次回來都住男友家。
▲Miki在台北已經沒有自己的家,她每次回來都住男友家。



當然,Miki也要推小姐。「要觀察客人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啊,是冷豔型、甜美型、還是火辣型。就像吃飯一樣,每個人口味不同嘛,有人要吃牛排、有人要清粥小菜。」Miki說,一開始,她也有點良心不安,感覺有點像把女生推火坑。但後來心想,大家既然都離鄉背井地來了,就要賺到錢!「最重要就是要讓客人喜歡妳,肯掛花在妳身上砸錢。坦白講,我們跟台灣的酒店小姐是很像,但是接不接S是你私底下的事,經紀人不抽,我當然也不抽,想多賺錢的小姐就會做。

「但有些笨妹,看人家說要送LV,手機照片檔打開,唰唰唰亮出幾台跑車,就跟人家去睡。又顯得太隨便。」她說,在新加坡花場,其實是做口碑。名聲臭了,客人就少了。「我都跟美眉講,就算你要跟人睡,也不要到處講自己有在接,就默默賺嘛!」

▲想到要拍照,Miki才趕忙補妝。
▲想到要拍照,Miki才趕忙補妝。



先衝掛花 再賣酒

台灣妹去新加坡工作的夜店叫花場。客人由掛花來表達對dancer的支持與喜愛。掛花有分大小。最小的50坡幣(約合台幣1千元),然後500、1000(約合台幣2萬元左右)一直上去,並無上限。「我們通常會先衝掛花,掛花不行,就下場賣酒。一杯也是50、100元左右(約合台幣1、2千元)。我剛到新加坡的頭半年,就賺了70幾萬台幣。掛花之外,一個月賣了800杯酒。這就是業績來源。」Miki說,接不接S是個人行為。她自己的話,就要變成男朋友才行。

▲Miki只想賺錢,不在意愛情。她小心翼翼替可帶來財運的盆栽澆水,希望長得更茂盛一點。
▲Miki只想賺錢,不在意愛情。她小心翼翼替可帶來財運的盆栽澆水,希望長得更茂盛一點。



不當真 人人是高手

在新加坡五年,Miki交過七、八個男友。追她的,當然更多。在台灣,她還有一個交往多年的固定男友。「怎麼講,新加坡男人很直接,常常認識你兩天,就叫妳跟他在一起,要妳搬去一起住。然後,不知不覺就真的交往了。大方的,也很大方,剛去第一年認識的那個,就在台東幫我媽買了一棟房子。是不貴啦,但就滿有心。但他後來破產,人就消失了。哈。」在新加坡夜生活圈久了,她覺得在那樣的場合,男男女女都覺得自己是情場高手,就算真的談戀愛了,看起來像認真了,她還是不會當真。「台灣男友,就是我的家人!老實講,也沒什麼激情。」Miki說,她對感情從來沒有特別憧憬過什麼。「求神拜佛,只會問事業、財運。愛情,不重要。」

▲在新加坡夜店工作久了,Mik也很懂賣弄性感。
▲在新加坡夜店工作久了,Mik也很懂賣弄性感。



▲��下的Miki喜歡中性打扮,一身勁裝的她,看得出來是堅強的女生。
▲��下的Miki喜歡中性打扮,一身勁裝的她,看得出來是堅強的女生。



撰文:楊筠 攝影:王聰賢 攝影協力:邱之嶔 設計:許文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