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坦白講》我是性愛成癮的男人

阿空、29歲、台北市、無業

這幾年陸續把自拍打手槍影片上傳網路,去年有人翻模我的陽具,當性玩具出售。商品在ANIKI(男同性戀三溫暖)辦發表會,看著下面坐滿人,我不諱言那有一種變成明星的虛榮,那感覺像自己是被喜歡的。

高中早自習和同學聊天,我說我屌長十七公分,他們哇一聲就沒往下說,那種反應讓我感覺自己很大、很威風。剛上交大音樂研究所,甚至買了練屌的書,洗澡的時候拉一拉,像擠牛奶那樣擠一擠,尺寸超過十八公分,真的有變大,不過那時候性生活也比較頻繁,也可能是變大的原因。


我性慾很強,曾經和人約日租套房,從晚上八、九點做到隔天傍晚。就是吃飯、做愛、睡覺,睡前有射,睡到一半醒來繼續做,中間有一次插著睡著。加上尺寸不錯放著不用太可惜,所以嚮往做性工作者。做性交易當然不合法,我想了解台灣法律是怎麼規定,如果真的從事的話,會遭遇到什麼問題,所以念交大音樂所的同時,又去考輔大法律系,從大學部念起。我一度想過你捐錢給社福團體,我就跟你做,但《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後,娼嫖都罰,這就行不通了。

大學念清大資工,但不想畢業之後和大家一樣去寫程式,如果跟大家一樣,自己的感覺就不見了,我怕被忽略,希望大家看到我。自拍打手槍的影片,動機也是因為如果有人看過了,就會主動過來跟我講話。我其實很少社交,之前還有在上班的時候,通常就是上班,下班去咖啡館坐坐,然後回家。周末如果一個人白白度過,會不甘心,但也不大會想要找人,大概怕被拒絕吧。

我現在有男友。我進同志圈談了五次戀愛,其中兩任不會想主動跟我做愛,但我沒關係,我已經習慣自己有性慾,但不做愛。因為我也喜歡有人在旁邊,兩個人宅在家中,不做愛,各做各的事,有人陪伴的感覺真的很好。

撰文:李桐豪 攝影:蔣煥民 設計:裴惠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