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坦白講】看到弟兄們燒得壯烈的遺體,會不會下次就輪到我?

1月20號凌晨,桃園保齡球館發生大火,六名警消殉職,其中有三位來自永安分隊,是湯柏豪的同事。殉職的陳鳳翔本來當天要跟湯柏豪換班,湯柏豪說,「我因為有事,無法和他換。凌晨兩點,保齡球館大火,分隊五人出勤,三人殉職。我一直回想,那像是生死一瞬間,如果我跟鳳翔換班,被抬出來的應該是我吧。看到弟兄們燒得壯烈的遺體,難免會想:會不會下一次就輪到我?」

湯柏豪提到,消防本業是人命救助,但在台灣像馬戲團小丑一樣,攬了一堆本業之外的工作:農業局的捕蜂捉蛇、清潔隊的貓狗、觀光局的防溺、社會局的獨居老人訪視,還要宣導反竊盜、防治性侵害…「人力長期不足,所以頭兩年,我是勤二休一,要連續上班四十八小時才能休息,身心耗損很大。」

包山包海的業務,嚴重拖累該有的消防訓練,各分隊排名、評比,關係到長官的績效。已婚的陳鳳翔,因為手上的業務量太多,時常放假還要回來加班。陳鳳翔育有二子,第二個小孩才剛出生,陳鳳翔殉職時,新生兒尚未滿月。「原本他預計存夠錢就要離職,和老婆回台中開咖啡店,沒想到……他對消防工作漸漸沒有熱誠,沒有歸屬感,很多弟兄都一樣。」

桃園保齡球館大火,6名警消殉職,2月11號在桃園巨蛋舉行公祭(攝影:李景濤)
桃園保齡球館大火,6名警消殉職,2月11號在桃園巨蛋舉行公祭(攝影:李景濤)

在永安分隊的寢室裡,殉職的陳鳳翔(26歲)、蔡長融(21歲)、陳彥茗(22歲)睡在湯柏豪的上舖以及左右。湯柏豪和陳鳳翔共事最久,蔡長融和陳彥茗則是剛從警校畢業,分發到永安才三個月。湯柏豪猶記事發當日早上,大伙一起做業務,有說有笑的情景,他想對三位弟兄說:

「鳳翔,如果那天我跟你互換的話,我實在無法想像會發生什麼事情,也無法想像我的家人會變成什麼樣子。我覺得很內疚,也很自責。你犧牲好多陪家人顧小孩的時間,被長官的一些政策,無形的犧牲掉。我希望你的後代,能夠記得,有這麼一個偉大的父親,到殉職的前一刻都還想著家人。我可以感覺到那聲音,是一種,很不甘心。我希望你的後代能夠以你為榮。」

「長融,你是新人,所以勤二休一,我知道你很希望能夠休假。因為桃園消防員長期人力不足,頭兩年我也吃過你這種苦,後來我才變成勤一休一。人力不足是制度的問題,不是新人的錯,這完全是制度霸凌。你想要在消防工作上趕快上手,我覺得我不是很稱職的學長,沒有教你太多。你的反應非常快,不適合在體制內被綁死,希望在另一個世界裡,你能夠如願當一個電競選手,發揮你真正的專長。」

「彥茗,我很欣賞你,才21歲你就能拿著一本字典,自己到日本旅行。你多才多藝,學畫畫,還準備學樂器,原本等你救護訓練結束,我們就要一起去樂器行,我們約好要一起玩音樂。我們年紀雖然差了十幾歲,但彼此好有默契,出勤時我絲毫不覺得你是新人,我其實把你當成弟弟一樣。你的個性非常憨厚,對自己比較沒有自信,尤其是在交女朋友方面,我要跟你說放心,你這麼有才華,應該是女生來倒追你。天妒英才,你的離去,是老天爺犯了一個最嚴重的錯誤。」(撰文:房慧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