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各行各業】公鴨辦識師:薑母鴨其實是公鴨

剛出生的黃色小鴨一隻隻被吳政憲捏在手裡,停留不到一秒的時間迅速被丟入籃子內分辨類,對吳政憲來說,時間就是金錢,他的工作是分番鴨公母,辨識的方法有二,一種是擠鴨屁股用目測辨別;一種是觸摸,公鴨屁股摸起來有顆粒,母鴨則無。

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工作卻十分關鍵,因為台灣人愛吃薑母鴨,薑母鴨只用公番鴨,母鴨只能當一般肉鴨,價格差異極大(公雛鴨一隻35元,母鴨一隻3元)。「公番鴨肉質較硬,纖維粗,久煮不爛。」除了薑母鴨,法國的鴨胸料理也是番鴨,只是在台灣的市場還不夠大。

吳 政憲最顛峰的時代是:「 1980年代經濟大好,做工的人一下工就喜歡吃薑母鴨配冰啤酒,連夏天也吃,一年吃掉1000萬隻,90年代末經濟不如以往,變成冬天吃當進補,一年大約 有300萬隻。」這一行十足看天吃飯,暖冬沒人吃薑母鴨,鴨價大跌,鴨農慘賠連帶隔年買不起雛鴨;下大雨、颳颱風母鴨就不受孕,「公鴨值錢,我試過各種方 法都沒法打破自然法則,公母比還是一比一。」

吳政憲從小家裡就養鴨,小學四年級就學會辨識技術,當時這還不算是一個「職業」,「以前番鴨孵化場專門養母種鴨生小鴨來賣,孵化場自己能辨識,後來農村人 口老化,眼力不好才開始請人來做。」吳政憲年輕眼力好,又熟能生巧,愈做愈快,「最高一天摸一萬隻,摸到最後手指都麻了。」一般辨識正確率約99%,雛鴨 二個月大時,母鴨會先長出羽絨,錯誤率太高,鴨農會上門抱怨。至於鴨的生殖器有長短分別嗎?吳政憲笑說:「鴨沒在注意長短。」

從小摸鴨摸到大,還吃鴨嗎?「我現在外面吃飯,必點鴨肉,因為這樣我的鴨才賣得出去。」(撰文:鄭進耀)

中間突起為公鴨的生殖器,因為極小,很多辨識師年紀大有老花眼後,便無法再勝任此項工作。
中間突起為公鴨的生殖器,因為極小,很多辨識師年紀大有老花眼後,便無法再勝任此項工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