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風神榜 讀冊人 陳松勇

好強的陳松勇,喜歡用拳頭搥打自己的肚子,來證明自己雖然65歲,還是老當益壯。
好強的陳松勇,喜歡用拳頭搥打自己的肚子,來證明自己雖然65歲,還是老當益壯。

陳松勇新書名為《陳松勇新訐譙》,跟他在電視或電影裡演大哥、大聲罵人的形象很吻合,可是在新書發表會上,陳松勇穿了件藍色的馬褂外套,在這樣寒冷的天氣裡,不停揮動手裡的長扇。

年輕時留著小鬍子的陳松勇,有濃濃的江湖味。(陳松勇提供)
年輕時留著小鬍子的陳松勇,有濃濃的江湖味。(陳松勇提供)

揮扇飲酒眼銳利

一身文人氣息的刻意裝扮,讓很多七年級女記者盯著陳松勇發笑,他不以為意、正經八百地解釋說:「我隨身攜帶扇子出門,只要有人抽菸,我就用扇子搧他,誰叫他要給我抽二手菸。」他說話時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你,如果我抽菸,被他這麼狠狠一看,應該不用等他拿扇子出來,就會識相地把菸給熄了。
除了扇子,陳松勇還隨身帶著一個酒瓶,裡面裝威士忌,說話說累了,就當成開水喝,眼神加上豪邁的喝酒架勢,拉回了平常電視螢幕中逞凶鬥狠的陳松勇。
有的人下戲前後差別很大,陳松勇則像是從戲中走到生活裡,外人看來,演戲對他而言是輕而易舉,因為很像演自己,不過他卻沒這樣想,在記者會上說:「我演那麼久了,很累也很煩,我要當我自己,以前為了工作不得已,現在我不要錢,為什麼要演戲?」

菜攤說書靠自學

沒有受過正規教育、僅有小學一年級學歷的陳松勇,因為愛讀書,憑著認識注音符號與學過漢語發音,讀遍《史記》與各種歷史小說,十幾歲就會把讀過的《三國演義》之類的章回小說編成故事,等附近菜攤下午休市,要那些不識字的小販坐在菜攤下聽他講古,從那時起,他就自詡為「讀書人」。
這次出書,跟打書無關的宣傳,陳松勇一概拒絕,電視節目除了《康熙來了》、《黃金七秒半》讓他覺得主持風格略有文人氣息、願意上之外,通告一律被他以綜藝節目對打書沒有助益為由刪掉。就連我們訪問拍照,陳松勇也堅持只在家中,跟書無關的高爾夫球或是其他生活照片,他也通通不願配合。
在陳松勇百坪大的房子裡,有幾面大大的書櫃,放著《大英百科全書》或是成套的歷史傳記,書櫃前還有大大小小的藏書章,抽屜拉開,有數十把長短不一的中國扇子,這些收藏當然不是一時半載,就好像他給人江湖味十足的印象,也不是一時樹立的。

近幾年戒菸成功的陳松勇,酒不離身,新書記者會上說累了,也是以酒代水。
近幾年戒菸成功的陳松勇,酒不離身,新書記者會上說累了,也是以酒代水。
得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後,陳松勇的演技才受到關注。(陳松勇提供)
得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後,陳松勇的演技才受到關注。(陳松勇提供)

背鼓入行躲警察

在進入演藝圈前,陳松勇做過什麼事,他不太願意詳述,只說:「二十幾歲前當然有做別的事,我不想講,但我沒有做壞事、沒有前科啦!」不過,他在提到自己當年英勇的往事時說:「我曾在行天宮賣水果給拜拜的香客,結果有人來阻止我擺攤,我就拿出水果刀、西瓜刀,要大家通通不要賣,從此沒有人敢趕我。」說這段往事時,他神采飛揚的順便補充一句:「只要我認為是對的,我不怕事。」
原本與演藝圈八竿子打不著的陳松勇,在民國五十二年,因為台視拍攝一個「田單發動火牛陣攻打齊國」的戲,需要一個大鼓,他當時是醒獅團的團員,背著大鼓去幫忙,因此認識了製片。
在那之前,陳松勇是警察很愛找麻煩的列管對象,那時仍有違警制度,只要找到名目,警察可以把人居留一個星期。陳松勇說:「那時的管區經常說我違警,我也不懂得抗爭,可是我發現警察不能進去電視台,要警備總部的人才能進去,我就一直待在電視台裡,當劇務搬東西,不然就等著當臨時演員。」

侯導賞識當影帝

為了躲避警察找麻煩,陳松勇進入了演藝圈,一演就是幾十年,演的多半是江湖氣息濃厚的角色,一直沒受到特別矚目,卻因為侯孝賢找他拍了《悲情城市》,得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而突然竄紅。導演吳念真曾說:「有人開玩笑說,陳松勇是莫名其妙當影帝。」
雖然當影帝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但陳松勇就連當時評審每次投票的票數,都記得一清二楚,他說:「第一次投票,我過半,可是有評審說我本來就是流氓,演流氓當然像,我操他媽的,這是我過幾年後才知道的,要是當時被我聽到,早就被我打死了。」
他說:「後來第二輪投票是白景瑞導演幫我說話,我從沒拍過他的戲,也不認識他,他還幫我說話,所以他死時我有去給他拈香。」

一度誤傳陳松勇落魄街頭,他在新書發表會戴鑽錶粉碎流言。
一度誤傳陳松勇落魄街頭,他在新書發表會戴鑽錶粉碎流言。
陳松勇從年輕時就有存錢養老的計畫,現在過著每天打高爾夫球、泡茶的悠閒生活,他說自己收藏的清朝茶壺,每個都可以換一部車。
陳松勇從年輕時就有存錢養老的計畫,現在過著每天打高爾夫球、泡茶的悠閒生活,他說自己收藏的清朝茶壺,每個都可以換一部車。

仗義挺友真性情

對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陳松勇說:「我是融入社會、認識三教九流的人,所以才可以把戲演得好,梁朝偉連入圍都沒有,我一入圍就知道自己會得獎;成龍怎麼會演戲?他是特技團的。」脾氣來了、話匣子開了的陳松勇,完全口無遮攔。吳念真說:「陳松勇面對所敬或所鄙的人與事,毫不隱藏,這種真性情是他迷人的地方。」
除了真性情,陳松勇還喜歡逞強,他很得意的說:「當兵的時候,我底下的預官會把薪水給我,不然他們帶不動兵,因為我一定不會讓我的朋友受委屈,會為他們挺身而出。看過《史記》沒有?朋友就應該這樣。」導演游國謙還在當編劇時,曾搭火車到台視送劇本,在台北車站被賣麵的騙錢,陳松勇知道了,立刻從台視騎腳踏車帶著一把掃刀,把整個麵攤都拆了。
有人在新書記者會上,問他喝什麼酒?他毫不考慮地說:「『馬諦斯』,我朋友楊登魁賣的。」他的家裡都是「約翰走路」的瓶子,他說:「其實我沒有喝『馬諦斯』,因為這是我朋友賣的。我不能說我喝『約翰走路」,那跟我什麼關係?有機會我當然要幫我朋友。」
很多藝人出書,新書發表會都會找別的藝人助陣,陳松勇是單槍匹馬,他說:「我不願意欠人家人情,也不喜歡耍花招。」

抱定單身獨居的陳松勇,喜歡玩偶勝過女人,他買了幾十個玩偶,放得客廳房間都是,每天還要抱著入睡。
抱定單身獨居的陳松勇,喜歡玩偶勝過女人,他買了幾十個玩偶,放得客廳房間都是,每天還要抱著入睡。
陳松勇自詡讀書人,把台灣俚語集結成書,成為暢銷書作家。
陳松勇自詡讀書人,把台灣俚語集結成書,成為暢銷書作家。

玩偶陪睡最安全

前一陣子傳出有辣妹主動追求陳松勇,六十五歲的他說:「這個人說要跟我結婚,我想,三個月後會死了一個富翁,多了一個富婆。」至今未娶、也從來沒有傳過緋聞的陳松勇說:「我喜歡她的,她不喜歡我,因為我知道自己是誰,自己知道怎樣。我從來不讓人家拒絕我,不要去要求別人,就不會被人拒絕。」他透露喜歡蕭薔這樣的長腿姊姊,但從來沒有主動去追過誰。
陳松勇說:「我一個人不會無聊,無聊馬上買飛機票,早上九點從台灣出發,中午就可以飛到海南島,洗完澡電話一打,很多酒店小姐來陪吃飯、唱歌跳舞。」他開玩笑地說:「台灣人不打台灣人,所以都到中國去。」坦白是他可愛的地方,不過從他家裡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玩偶、睡覺也要抱著玩偶看來,他還是需要一個依靠,只是好強的他,覺得依靠玩偶是最安全的選擇。
外表看起來粗勇的陳松勇,其實很細心,做事情都會提早規劃。前一陣子傳出他落魄潦倒街頭,他氣的說:「我年輕時就有想法,存夠了錢就不要演戲,要開始過悠閒的生活,所以我有一隻小雞的時候,會把牠養成大母雞,讓牠生蛋再去生小雞,不像那些沒有錢的王八蛋,有小雞就殺了吃,以後連雞屎都沒得吃。」

陳松勇連國語都還不會說的時候,就開始聽京戲,他喜歡京戲的韻味和故事。
陳松勇連國語都還不會說的時候,就開始聽京戲,他喜歡京戲的韻味和故事。
不願欠人情的陳松勇,無論新書發表或簽書都是單槍匹馬一人上陣。
不願欠人情的陳松勇,無論新書發表或簽書都是單槍匹馬一人上陣。

賞壺養生不怕死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他們年輕亂搞,花天酒地老婆娶了好多個,沒做壞事,不善經營也不是社會責任。」所以陳松勇現在過得很悠閒,沒事就是打高爾夫球或玩茶壺,他說:「我收藏的茶壺,每個都可以換一部汽車。」他在家會隨手關燈,出國還會比較信用卡和現金的匯率。
對外一律宣稱只有四十歲的陳松勇,沒事就喜歡揮拳拍打腹部,展現自己的好體魄。他很注重養生,花了幾萬元買藥酒,喝得皮膚白裡透紅,別人說他會活到一百歲,他說:「我才不活到一百歲,超過九十歲就好。假如錢花完了,或是身體不好要人照顧,我就去死了算了。」說這些話時的陳松勇,又流露出一股大哥的氣魄。

愛訐譙陳松勇

65歲,著名性格演員,曾演出多齣電視劇與電影,並以《悲情城市》獲得第26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近期電視劇作品有《再見阿郎》,並將去年曾經出版的《陳松勇訐譙》增加內容,修訂為《陳松勇新訐譙》。

《再見阿郎》是陳松勇(左)演出的最後一部連續劇,因嫌劇本太慢退出演出。
《再見阿郎》是陳松勇(左)演出的最後一部連續劇,因嫌劇本太慢退出演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