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新聞直擊 女大學生 日本慘死內幕

6月28日晚間蕭任喬著浴袍拍完照後出門,隨即遭到不測。
6月28日晚間蕭任喬著浴袍拍完照後出門,隨即遭到不測。

六月二十八日,日本山梨縣河口湖的旅館內,來自台灣彰化田中鎮的蕭任凱、蕭任喬兄妹,在旅館開心地泡溫泉,十點半,蕭任喬泡完湯回房間還穿著日式的浴袍,興奮地問哥哥:「我好不好看?」蕭任凱說,妹妹最喜歡日式浴袍,出國前就一直夢想能穿到浴袍,因此那晚興奮地要求哥哥替她拍照留念,沒想到這竟然是她人生最後的倩影與對家人說的最後一句話。
三天後,七月一日下午五點,蕭任喬冰冷的屍體在離河口湖旅館十餘公里處,東富士五湖道路旁附近草叢中被發現,蕭任喬的遺體光著雙腳、面趴向草地,衣著整齊,臉上有瘀傷、脖子有勒痕,項鍊和手機已不翼而飛。

凶嫌渡邊高裕
凶嫌渡邊高裕曾經擔任過義消,但目前失業。(翻攝日本山梨日日新聞)
凶嫌渡邊高裕 凶嫌渡邊高裕曾經擔任過義消,但目前失業。(翻攝日本山梨日日新聞)

蕭任喬小檔案

21歲
靜宜大學日語系三年級學生
曾任系學會公關部部長

年輕凶嫌 滿口謊言

涉嫌殺害蕭任喬的凶嫌是當地消防員的兒子、二十五歲曾任義消的渡邊高裕,在日本警方策動下投案。
本刊記者從七月二日起,連續三天三夜在案發的河口湖地區作實地調查,採訪相關人證及日本承辦員警,發現凶嫌到案後滿口謊言。雖然承認殺害蕭任喬,但一遇到可能會被求處重刑的關鍵處,就避重就輕,企圖混淆警方偵辦方向,但證據會說話,本刊根據取得的人證、物證,完整還原蕭任喬被渡邊高裕殘酷殺害的真相。
二十一歲的靜宜大學日語系三年級女學生蕭任喬,和就讀嶺東技術學院的兄長蕭任凱,參加彰化員林宜安旅行社的「東京、富士山五日遊」暑期行程,但由於人數不夠,因此宜安旅行社和台北的豐華旅行社併團,在今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出發。

便利商店監視錄影帶清楚拍攝到蕭任喬進出的時間。
便利商店監視錄影帶清楚拍攝到蕭任喬進出的時間。

蕭女遇害現場地緣圖

蕭任喬赴日遇害時間一覽

日本山梨縣簡介

山梨縣位於日本的最大島—本州中心附近。面積4,464.6平方公里,約台北縣二倍大,人口9萬,四周環繞著2、3千公尺高的群山,自然資源豐富,78%的地方覆蓋著森林,有三座國立公園和一座國定公園,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富士箱根伊豆國立公園。登山和洗溫泉是山梨縣最受歡迎的娛樂項目。
河口湖、山中湖、西湖、本栖湖,精進湖是富士山下的五大湖,河口湖是五湖的中心,因其出入便利而成為觀賞富士山周圍美景的最佳地點。

首次出國 驗收日語

出發前,兩兄妹興奮地不得了,這是蕭任喬第一次出國。此外,已通過日語檢定考試二級的蕭任喬,也希望利用此行的機會試試日語功力,這也是她父母辛苦存了八萬元給兩兄妹出國的原因。
六月二十七日蕭家兄妹與其他團員抵達東京,二十八日就按旅行團的行程,到位於富士山腳下的山梨縣附近觀光,蕭任喬與蕭任凱還開心地在蘆之湖等景點拍照留念。
蕭任凱告訴本刊記者,旅行團在箱根洗完溫泉後,到河口湖溫泉旅館入住、用餐,那時已晚間九點左右。十點,他和妹妹與團員中的一位媽媽、小孩,步行到離旅館約六、七百公尺遠,走路約需十五分鐘,位於馬路上的7-11便利商店,買飲料、零食,然後一行人便回旅館,雖然河口湖是重要的觀光景點,但到晚上九點店家就全部打烊,路上稀有人煙。

七月三日蕭任喬的遺體從警察署移靈時,日本警方特地列隊鞠躬恭送。
七月三日蕭任喬的遺體從警察署移靈時,日本警方特地列隊鞠躬恭送。
蕭家父母(右一、右三)一到日本,立即趕到富士吉田市的靈堂,見蕭任喬最後一面。
蕭家父母(右一、右三)一到日本,立即趕到富士吉田市的靈堂,見蕭任喬最後一面。

為買話卡 獨自出門

晚上十點,蕭任凱與妹妹蕭任喬在旅館泡完湯後,蕭任喬興致高昂的穿著旅館的浴袍,請蕭任凱拍照,而這些相片也成了蕭任喬的最後遺照。
十一點,蕭任凱在幫妹妹拍完照後,因旅途勞累,加上喝了點啤酒,就表示要先睡了,還提醒妹妹:「不要跟男朋友講電話講到太晚。」蕭任喬到日本後,連續二天都打電話回台灣與男友聊天,她開心地和在台北的男友說著今天的行程,說到一半,蕭任喬告訴男友:「手機打國際電話漫遊太貴了,要去便利商店買國際電話卡。」蕭任喬便換上運動服離開旅館,朝剛去過的7-11前進。
蕭任喬從旅館走出後,邊走邊打電話與男友聊天,晚間十一點二十三分,走到超商門口時,與男友說等會兒再打給他,掛上電話後,就進入超商。店員回憶,蕭任喬表示要買電話卡,但身上只帶了數千元日圓,由於錢不夠,蕭任喬在十一點二十四分快步離開超商,右轉朝旅館方向回去。

蕭任凱(右二)在靈堂時,絲毫不理會案發後五天才出現的豐華旅行社副總經理葉張旭(左一)。
蕭任凱(右二)在靈堂時,絲毫不理會案發後五天才出現的豐華旅行社副總經理葉張旭(左一)。

徹夜未歸 日警協尋

二十九日凌晨三點,蕭任喬突然驚醒,醒來後看到妹妹的床完好如初,不見妹妹的蹤影,心中一震,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不過他安慰自己,妹妹可能是到團員的房間聊天,由於三更半夜不好意思逐房打擾團員找妹妹,於是繼續就寢。
二十九日早上蕭任凱還是不見妹妹蹤影,驚覺「事情大條了」,趕緊向導遊反映,旅館方面也幫忙尋找,大家遍尋不著後,蕭任凱在上午八點向當地的警局報案,並趕緊打電話回台灣向父母回報。
同一天早上十一點,蕭任喬的周姓男友找駐日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求援,代表處要求將蕭任喬的照片傳到日本,供日本警方協尋,並查出受理報案的是富士吉田市警察署。
當晚十一點,蕭任凱到富士吉田市警察署製作筆錄,說明妹妹失蹤過程。三十日早上,富士吉田警察署出動當地有史以來最多的警力,一百多名員警帶著警犬實施路檢、搜山,但蕭任喬還是音訊全無,讓大夥的心情越來越沉重,害怕她已凶多吉少。

蕭任喬活潑開朗,系上師生都無法相信她竟慘遭毒手。
蕭任喬活潑開朗,系上師生都無法相信她竟慘遭毒手。
蕭任喬日本拍的旅遊照片,竟成了她的遺照。
蕭任喬日本拍的旅遊照片,竟成了她的遺照。

婦人指證 凶嫌投案

眾人的擔憂在七月一日不幸獲得證實,一位婦人向日本警方報案,指稱他兒子的朋友渡邊高裕向他兒子表示,自己做了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殺了一個女孩,隨即不見蹤影。警方找到婦人的兒子查證,證明渡邊高裕涉有重嫌,而根據描述,被害女子極可能就是失蹤二天的蕭任喬。
在日本警方策動下,已逃到東京的渡邊高裕深知法網難逃,就近向東京新宿警方投案,隨即被押回富士吉田市接受偵訊,並供出蕭任喬的屍體被他丟棄在東富士五湖道路旁羊腸小路邊的草叢中。
日本警方根據渡邊高裕的供詞,在七月一日下午五點發現蕭任喬的屍體,以屍斑呈現程度,死亡可能已超過二天,而現場無打鬥痕跡,草地也沒有拖行跡象,蕭任喬身體也無拖曳造成的外傷,因此警方研判應是先遭殺害再棄屍,所以研判是命案的第二現場,翌日下午再距棄屍現場二百公尺,找到蕭任喬的手機,已被燒毀。
渡邊高裕供稱,二十八日晚上十一點三十分,他到超商遇到蕭任喬,由於蕭任喬會講日語,他便上前搭訕,同時和蕭任喬步出超商後,散步了約五分鐘。騙說要帶她去看煙火,將她帶上車,載到十一公里外的富士山登山小徑入口停車場,在企圖非禮下將蕭任喬殺害,然後棄屍潛逃。
日本媒體只引述嫌犯的說法報導,讓蕭家極為不滿、強烈抗議。蕭任凱說,這樣好像是影射妹妹是很隨便的人,和人搭訕就上別人的車,嚴重詆毀妹妹的人格,而且妹妹才跟男友說要再打電話給他,而旅館十二點就會鎖門,她怎麼可能還會和陌生男子出遊,三更半夜看煙火。
七月二日,日本警方解剖蕭任喬的遺體進行相驗,死亡檢驗書推翻凶嫌的說法。警方發現,蕭任喬先是被嫌犯用繩索從背後勒昏,最後被嫌犯用雙手掐死。此外,警方也發現,凶嫌所供稱的搭訕地點,與蕭任喬從超商回旅館的路徑不符,蕭任喬沒有理由在深夜繞道而行。

外國女子在日遇害案例

前英國航空公司空姐露西布萊曼因喜愛日本文化及生活,辭去英航的空姐職務,獨自到日本生活,並非法在六本木一家坐檯酒吧上班,2000年7月失蹤。
露西家人遠從英國來到日本尋人,同年10月日本警方循線逮捕日本富商小原,次年2月9日在小原住處附近的一個小洞穴中找到被大卸八塊的露西遺體,而頭部更被小原封死在混凝土塊中,全案宣告偵破。
42歲的台灣女子陳淑珠2002年12月31日前往日本住在友人住處,2003年2月2日春節還曾打電話回家拜,次日即失去連絡。
日本警方循線查出一名75歲的日本老人海老澤涉案,但他堅決否認,不過,海老澤羈押期滿出獄後,在家中自殺死亡,而陳淑珠至今屍體還未尋獲。

台日女大學生旅遊遇害案例
台日女大學生旅遊遇害案例

失業混混 人緣不佳

周姓男友也說,蕭任喬離開超商後約五分鐘,他再打蕭任喬的手機就已不通,日本警方研判蕭任喬可能是在回旅館途中,慘遭凶嫌從後攻擊勒昏,將她帶上車載至荒郊野外企圖強暴時,蕭任喬清醒反抗,嫌犯才動手將她掐死,死亡時間正是蕭任凱從睡夢中驚醒時的二十九日凌晨三點。
辣手摧花的凶嫌渡邊高裕,富士吉田市人,高中畢業,父親是消防員,母親在山梨縣鄉公所上班,還有一個弟弟在讀高中。五年前,渡邊高裕曾加入當地義消,熟悉繩索等技巧,去年底失業後則在家無所事事。
渡邊高裕的家為單棟式民居,大約三十坪、二層樓高,據鄰居描述,凶嫌平時很少與人交談,儘管外出時與鄰居擦身而過,也只是點頭而已,是大家眼中的小混混,旁人也不願多理睬他。六月二十七日,案發前一天,渡邊高裕還參加了消防人員的軟式網球賽,參加的人表示,渡邊高裕的精神狀況看起來正常,沒有怪異之處,沒想到會犯下如此變態的惡行。

7月4日蕭任喬的遺體在富士五湖聖苑火化後,骨灰由家屬帶回台灣。
7月4日蕭任喬的遺體在富士五湖聖苑火化後,骨灰由家屬帶回台灣。

愛女慘死 母親崩潰

渡邊高裕二十九日凌晨三點多,將蕭任喬棄屍後,附近鄰居曾發現他從家中後門進入,三十日早上也看到渡邊高裕的母親,直到渡邊高裕投案後,再也沒看到任何渡邊高裕的家人,鄰居推估他的雙親可能是兒子犯下殺人案,因羞愧而全家搬走。
七月三日移靈時,富士吉田警察署特地請女警將發黑的遺體畫上薄妝,警方並還列隊鞠躬恭送蕭任喬的靈車。
晚間,蕭任喬的父母、弟弟、男友抵達靈堂,母親再也忍不住愛女慘遭毒手的事實,數度在棺木旁昏厥。蕭母泣訴:「女兒第一次出國就是死亡之旅,我真的無法接受。」

蕭任喬(右)遇害前,與哥哥在蘆之湖合影留念。
蕭任喬(右)遇害前,與哥哥在蘆之湖合影留念。

豐華導遊失職無良

蕭任喬的家屬指控,豐華旅行社只考慮到生意,不想耽誤行程,竟然狠心地要求蕭任凱隨團繼續走行程,棄當時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蕭任喬不顧。
而且在旅行團出發後,導遊余仁智還向全車的團員開玩笑地說蕭任喬一定是被男友拐跑的,或是和男友吵架等等不莊重的話,引得全車哈哈大笑,讓蕭任凱情何以堪、氣憤不已。
事後蕭任凱到警局製作筆錄,旅行社還要他出翻譯費、住宿費用及車資,蕭任凱身上最後只剩不到1千日圓的旅費。

日本殺人罪量刑

日本刑法第199條規定,殺人者可處絞刑,無期徒刑及3年以上有期徒刑。但近年來日本廢除死刑的聲浪高漲,已很少有判處死刑案例,檢方可能求處無期徒刑。

出國旅遊安全需知

1. 深夜千萬不可獨自在外遊蕩。
2. 穿著盡量樸素,盡量不要太光鮮亮麗。
3. 錢財不要露白。
4. 不喝陌生人的飲料。
5. 不要接受路人的搭訕或搭訕路人。
6. 在馬路上要注意前後來車,避免遭歹徒挾持上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