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封面故事 小太妹變女皇 殷琪玩高鐵內幕

殷琪不在乎世俗眼光,年少時叛逆愛玩,現在卻成了高鐵女皇,掌控高鐵四千億元發包大權,聲望陡升。
殷琪不在乎世俗眼光,年少時叛逆愛玩,現在卻成了高鐵女皇,掌控高鐵四千億元發包大權,聲望陡升。

上週四,工商協進會舉行例行大會,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一進場,就吸引在座上百「歐吉桑」目光。她一襲招牌黑色勁裝,襯托肌膚更為白皙,明眸皓齒巧笑倩兮,在掌聲包圍下宛如明星。

高鐵1千7百億元土建工程已完成85%,採高架建築,這類橋墩由南到北計有8千根。
高鐵1千7百億元土建工程已完成85%,採高架建築,這類橋墩由南到北計有8千根。

生日:1955年3月17日
家庭:未婚生子,育有2女
學歷: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經濟系畢業
經歷:1977年自美返國,任職於大陸工程財務部
1986年接任大陸工程總經理
1998年出任高鐵公司董事長
婚姻:前夫郭英聲
紀錄:2000年美國《財星雜誌》評選為「亞洲最有權勢女性」之一

各界質疑 堅持築夢

許多企業老闆紛紛趨前和她寒暄,殷琪早已習慣這種場面,她抽身走到台下,特意問候她父親老友、互助營造董事長林清波,細膩周到的女性特質展露無遺。
殷琪是應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東元董事長黃茂雄之邀,演講「高鐵興建執行進度」。內容了無新意,倒是站區開發的潛力引來企業界熱烈發問。黃茂雄也是台灣高鐵原始股東,他自我解嘲:「講白的,五年前我就投資高鐵真的很笨,風險很大,每天都心驚膽跳…」話鋒一轉,蹦出一句:「現在才是投資高鐵的好時機。」台下傳來幾聲乾笑,大家恍然大悟,原來殷琪是為「募股」而來。
高鐵是台灣唯一、也是全球單一工程金額最大的BOT案,總投資高達四千多億元,比英法海底隧道工程多六億美元,財務和集資問題飽受質疑。六年前,由殷琪領軍的大陸工程和富邦、太電、長榮、東元等五大集團籌組「台灣高鐵企業聯盟」,拿下高鐵時,還被對手「中華高鐵聯盟」劉泰英譏為「小孩玩大車」。
然而,自高鐵一九九九年動工以來,出乎想像地順利。目前土建工程進度達八五%,總工程已完工近半;明年初,日本訂製的高鐵車體就要抵台試車,台灣人將第一次見到象徵現代化的高速鐵路在西部平原上奔馳。

殷琪有一個優勢,就是笑起來很甜。前年高鐵「微笑之旅」在台中展示高鐵列車模型,現場殷琪笑得很開懷。(王辰志攝)
殷琪有一個優勢,就是笑起來很甜。前年高鐵「微笑之旅」在台中展示高鐵列車模型,現場殷琪笑得很開懷。(王辰志攝)
上週工商協進會請殷琪(左)演講,理事長黃茂雄(右)還主動推銷高鐵,午餐會差點成了募股大會。
上週工商協進會請殷琪(左)演講,理事長黃茂雄(右)還主動推銷高鐵,午餐會差點成了募股大會。

資金缺口 期待外資

七月中旬,高鐵在高雄燕巢舉行舖軌典禮,象徵邁入最後衝刺階段,陳水扁總統在現場信心滿滿地說:「高鐵會如期如質完工。」八月二十六日,殷琪在高鐵董事長辦公室接受本刊專訪,更打包票:「一定會在後(二○○五)年十月底通車。」
殷琪不盡然是反射式地喊口號,她很清楚,對任何執政者而言,高鐵都是一大政績;即使政黨輪替,也不會笨到讓高鐵走不下去。
不過,眼前資金確是一大關卡。高鐵將在九月底增資二百三十一億元,補足一千億元資本額水位,到明年底前,工程進入高峰期,資金需求最龐大。殷琪在受訪時首度鬆口說:「這部分(增資)可能會延到年底。」似透露情況有待克服,但接著又放出樂觀訊息:「目前已與許多外資機構接觸,預計明年就會有外資挹注。」
高鐵一路走來,系統、融資條件全改了,只有峰迴路轉、化險為夷的技法,始終如一。

殷琪政治色彩鮮明,與阿扁政府關係良好,政商兩得意。(周嘉華攝)
殷琪政治色彩鮮明,與阿扁政府關係良好,政商兩得意。(周嘉華攝)

夥伴抽腿 獨撐大局

前次增資時,原始股東「五虎將」多已變成貓,太電孫道存垮台、東元黃茂雄也拿不出錢;長榮鄭深池與老丈人張榮發交惡,長榮集團對增資不聞不問;富邦蔡明忠向日本銀行借款千億元未果,僅象徵性投入十億元。
為此,殷琪不得不獨挑大梁,今年一月大陸工程一口氣又砸下近二十億元,占五大集團四分之一股權。更發行特別股,直接找上行政院開發基金和國營事業投資,一舉解決資金難題,台糖董事長吳乃仁還因而成了台灣高鐵的監察人。
這次,除了可能的外資挹注,政府還是殷琪最有力的靠山。表面上國營事業輸血後,政府資金已瀕臨法定二○%的投資上限,但殷琪語帶玄機地說:「中鋼算不算政府資金,法律上還有得討論。」 無意中點出灰色地帶,還有很大空間。
不到最後,看不到殷琪的的底牌;她總是不鳴則已,一出手就直取要害。一九九七年她和中華開發劉泰英搶標高鐵時,先聲奪人,大罵劉泰英是「惡婆婆」,贏得不少同情,反逼得劉泰英封她為「好媳婦」。

大陸工程是五十年的金字招牌,位於台北忠孝東路上的光復大樓,是大陸工程的代表作之一,也是殷家發跡的大本營。
大陸工程是五十年的金字招牌,位於台北忠孝東路上的光復大樓,是大陸工程的代表作之一,也是殷家發跡的大本營。

綁架政府 本業沾光

那時,劉泰英橫行政商界,加上中華開發以財務見長,一副勢在必得姿態。不料殷琪使出營造商「低價搶標」手法,所提的標單不但「政府零出資」,還分年提撥回饋金,歸還政府先前徵收用地所花的一千多億元。這麼誘人的條件,當然一舉得標。
奪下高鐵工程那一刻,殷琪就贏了,她耗費一年時間,緊盯二十八項「政府應辦事項」;去年六月立法院醞釀停撥高鐵融資款項,她軟硬兼施,一面感慨:「這麼好的計畫走不下去,實在很可惜。」一面高分貝指責:「政府是高鐵案最大的風險。」製造輿論壓力。政府像是肉票,頭都剃了,只有陪她玩下去。原本說好政府不花一文錢,現在不拿錢也不行。
此外,殷琪手握三千餘億元的工程發包權,營建、機電廠商都不得不仰其鼻息,靠高鐵工程吃飯。
她的本業大陸工程,更沾高鐵的光,與德國營造集團聯合承攬彰化段C260標、雲林段C270標,以及與日本大成建設取得高鐵台中站和左營站的站體工程,總得標金額高達四百九十億元。這兩年國內營建業跌落谷底,大陸工程卻在高鐵「母雞帶小雞」效應下,立於不墜。

殷琪經常跑工地,巡視工程進度。她認為「看工地是一種充電」,每次都有收穫。(吳忠維攝)
殷琪經常跑工地,巡視工程進度。她認為「看工地是一種充電」,每次都有收穫。(吳忠維攝)

公開挺扁 不計毀譽

同時,殷琪個人聲望也水漲船高。上次總統大選時,她為陳水扁站台,立刻躋身國策顧問,上看阿扁的副總統搭檔。陳水扁七月主持高鐵舖軌典禮,稱殷琪「我最親愛的董事長」,雖讓在場人士雞皮疙瘩掉滿地,但也可見兩人水乳交融的程度。
對貼上「綠系」標籤,殷琪不以為意地說:「各行各業都可以表達對社會的看法,政治只是其中一個而已。我以為我的行為很正常,也不想證明什麼。」
殷琪一向不計較外界毀譽,尤其經過幾年風雨,她駕馭高鐵愈來愈得心應手,在不斷的協調運作中,也更趨成熟,剛毅下更添了幾分陰柔。就像她在解釋高鐵和台鐵衝突、吃定政府等質疑時,總是不疾不徐,「這我們都有資料」「合約書上都載明了」,她早已張起一片網,看似柔軟,實則強韌到無法攻破。
前陣子立委陳文茜砲轟高鐵,高鐵上下人人義憤填膺,殷琪卻不當回事說:「有人關心高鐵是好事,我們剛好可以檢討;有些事平常要講,還不見得有人聽。」過度的冷靜和無畏,反倒令人生畏。
不管殷琪手腕如何,高鐵確實愈來愈近了,令人隱約嗅到,一場生活革命,將隨著風馳電掣的高鐵席捲而來。通車後,台北到高雄不到九十分鐘,西岸成了「一日生活圈」,衝擊經濟活動和生活型態;五大站區的開發,更將改變新市鎮的風貌。

一九九七年,殷琪與黃茂雄、孫道存、蔡明忠、鄭深池共組「台灣高鐵聯盟」,「五虎將」拿下高鐵工程;但現今只剩殷琪獨撐大局,忙著籌錢蓋高鐵。
一九九七年,殷琪與黃茂雄、孫道存、蔡明忠、鄭深池共組「台灣高鐵聯盟」,「五虎將」拿下高鐵工程;但現今只剩殷琪獨撐大局,忙著籌錢蓋高鐵。
殷琪一手打造高鐵,有如「生活革命家」;一提起高鐵,她很容易掉進自己編織的情境,大談高鐵的未來性。
殷琪一手打造高鐵,有如「生活革命家」;一提起高鐵,她很容易掉進自己編織的情境,大談高鐵的未來性。

出身世家 而立接班

殷琪自小叛逆,就讀美國學校時,不但逃學、抽菸,還和同伴放火燒掉學校一塊地,她夢想革命,沒想到她的「革命志業」竟在高鐵實現。
殷琪私底下曾說:「我最欣賞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小時候,她一直誤以為,一定要「姓蔣的」才能當總統,在美國念書時,聽到蔣介石逝世,還異想天開地想僱傭兵回台灣革命。她說:「當時才十幾歲,不知天高地厚。」
殷琪是已故營造業大老殷之浩的么女,二十三歲在美國UCLA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後,竟一改年少輕狂,選擇回國跟在父親身旁,在大陸工程當了九年董事長特別助理,三十二歲就接班當了總經理。父親為了讓她放手去做,交棒時把一班老臣全辦了優退。
她還有一個哥哥跟姊姊,她說:「哥哥最好了,從小就知道自己的路,對父親的事業沒有興趣,目前是昆蟲植物學家;姊姊學的是美術,所以,只有我肯回來。」
殷琪身上的革命血液流了好幾代。她的祖父殷汝驪和大伯公殷汝耕早年都參加同盟會,獻身革命。殷汝驪曾在國民黨政府中當到財政次長。而殷汝耕在日本侵華時,被日本人扶植在河北成立「冀東防共自治委員會」,漢奸之名不脛而走。
殷琪說:「爸爸很少跟我們提祖父和伯公。」但提起外祖父,卻眉飛色舞起來。殷琪回憶:「印象中的外祖父好老,但很有意思,我喜歡那個老頭子!」
殷琪有四分之一愛爾蘭血統,原來,外祖父年輕時,曾赴美國首府華盛頓念經濟,帶回愛爾蘭籍的媳婦,這也是何以殷琪五官輪廓特別深,眼珠子顏色也比一般人淡一些。可以說,殷家有離經叛道的人格特質,完全遺傳在她身上。
父親殷之浩學土木工程,上海交大畢業後,在四川創業,成立「偉達營造廠」(大陸工程前身),沒有走政治,甚至與家鄉浙江溫州都相當疏遠。殷琪說:「爸爸從小就住在上海,我懷疑他連溫州都沒去過。」
在殷琪眼中,父親是工程師、不是企業家。營造業對殷之浩剛毅、正直的性格,也多所推崇。殷之浩晚年極力奔走,爭取廢除「《退輔條例》第八條」,打破榮工處、中華工程獨攬公共工程的特權,一九八一年至八六年,大陸工程還一度營運不下去。

殷琪有四分之一愛爾蘭血統,輪廓深邃,她一直有去愛爾蘭尋根的願望。
殷琪有四分之一愛爾蘭血統,輪廓深邃,她一直有去愛爾蘭尋根的願望。
殷琪小時候的髮型跟現在差不多,臉龐長長的,很適合「清湯掛麵」的妹妹頭。(殷琪提供)
殷琪小時候的髮型跟現在差不多,臉龐長長的,很適合「清湯掛麵」的妹妹頭。(殷琪提供)

與父頂嘴 代替溝通

殷琪回憶說:「那時他三天兩頭跑立法院開公聽會,我很不以為然,不曉得為這事吵了多少架。」「我常勸他別跟政府打交道,他哪肯聽我的話,還狠狠跟我說,這是我自己創的公司,我隨時可以關掉它!」有一年,殷之浩甚至想在辦喪事的善導寺舉行大陸工程週年慶,以示抗議。
殷琪笑說:「我們都是直腸子,有話直講。」「但吵架的時候,我們的對話會變得很幼稚,講的話都和想的不一樣,講得愈離譜,愈覺得自己占了上風,這是我們之間很特殊的溝通方式。」殷琪剛回國那幾年,常跟父親頂嘴,動不動就問父親:「『你公司的人』怎麼都這麼固執?」
殷之浩在一九九四年過世,生前最後一年都在看病。殷琪說:「有一次推輪椅送他到機場赴美看病,他突然告訴我,政府要蓋高鐵,要認真了解。」殷琪笑說:「當時我還回他一句,跟政府有關的少碰。」
世事無常,註定殷琪要挑起高鐵大梁,當年父親為爭取營造業利益和政府摃上;如今殷琪為高鐵不斷與政府衝撞。業界多認為殷琪像極了她父親鐵漢柔情的性格,殷琪說:「如果在五年前,我一定反駁。」現在她已不再辯駁,像參透了什麼般地解釋:「生命充滿著矛盾,卻又有一種延續性,只是換個人來演而已。」
父親過世後,殷琪的行事作風有很大轉變,一九九四年她推動大陸工程上市,大舉進軍商業住宅市場。殷琪說:「這不全然是一種解脫吧?我只能說,父親不在了,突然覺得自己像孤兒,以前碰到挫折可以回家訴苦,現在我得自己決定很多事…」

殷琪(立者)是已故營造業大老殷之浩(坐者)的么女,自美留學回國後,一直跟在父親身邊,並接掌大陸工程。(殷琪提供)
殷琪(立者)是已故營造業大老殷之浩(坐者)的么女,自美留學回國後,一直跟在父親身邊,並接掌大陸工程。(殷琪提供)

教養二女 承襲母親

她曾在公司人格特質測試中,測出是內向性格,但為家族事業和高鐵,她勉強自己和各界公關周旋。她對內收斂脾氣,採懷柔式管理。今年有位員工得了SARS後康復,她遠在美國,還交代同仁送蛋糕慰問。
殷琪對生命延續的體認,也用另一種特立獨行的方式實踐。六年前高鐵備標時,殷琪懷了第二胎,挺個大肚子在交通部與官員議約。她曾兩度離婚,最後選擇不婚繁衍下一代。
現在,殷琪每天再怎麼忙,都儘量抽空和兩個分別八歲、五歲的女兒共進早餐;今年八月初,又帶著女兒到美國度暑假,順道探視在美長住的母親和兄姊。殷琪說:「其實我的很多育兒經,都是從媽媽那兒copy過來的。以前父親很忙不太管我,反倒是媽媽管得很嚴,媽媽給我最大的啟發,就是不見得每件東西都是應得的,如果不說謝謝,東西都會被拿開,隨時都要懂得感恩。」
沒有道德的束縛,卻有很濃的家庭觀念,乍聽之下很矛盾。殷琪卻說:「人生不就是許多矛盾的組合,人永遠是矛盾的,什麼事都有兩個以上的選擇,不然怎麼挑?」如同她當年力勸父親少跟政府打交道,如今不但與政府合蓋高鐵、坐擁工程發包兵符,還跟朝野政黨交好,成為紅頂商人,再度凸顯她矛盾的人生際遇。

一九九八年完工的大陸工程企業總部大樓,完美展現了骨架結構的美感,是相當新潮的設計,完全反應了殷琪前進開放的行事風格。
一九九八年完工的大陸工程企業總部大樓,完美展現了骨架結構的美感,是相當新潮的設計,完全反應了殷琪前進開放的行事風格。
這幾年殷琪行事老練多了,總是笑臉迎人,想要看透她並不容易。
這幾年殷琪行事老練多了,總是笑臉迎人,想要看透她並不容易。

行事轉變 剛柔並濟

這幾年殷琪益加懂得人情世故,許多人都聯想,這必然是當媽媽之後的改變。採訪時,殷琪也不經意道出許多「媽媽經」,在提到各站區開發構想,計畫把嘉義規劃成養生、醫療專區時,她就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家裡有小孩的人就知道,居家附近有學校和醫院是很重要的…」
當年叛逆的痕跡只剩抽菸,現在看來根本不算回事,她卻說:「我現在想抽就抽,不抽就不抽。」末了還補一句:「但我更想都不要抽了。」
殷琪自承愈來愈保守,從過往經驗來看,高鐵案雖不能說殷琪是予取予求,但確是政府配合台灣高鐵的多,機電系統改了、通車時程改了、融資條件也改了…如此多變,其實,變得更多的,是殷琪自己。

殷琪年輕時很喜歡唱歌,有唱歌的場子,總是拿著麥克風不放。(殷琪提供)
殷琪年輕時很喜歡唱歌,有唱歌的場子,總是拿著麥克風不放。(殷琪提供)

台灣南北高速鐵路基本資料

停靠站:南港、台北、板橋、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左營
時速:全長345公里,每小時最高駛速300公里,從台北到高雄最快80分鐘。
造價:4,076億元
預定通車日期:2005年10月
通車時間:早上6時發車,凌晨12時收車
列車車型:日本新幹線700T型改良,鋁合金材質,全長27公尺。
票價:約為航空票價的8成,台北到高雄約為1,100元。

註一:表列通車時間,是以高鐵逢站必停為基礎,只單純計算行車時間,並未將停靠、與台鐵共站會車等時間納入。
註二:依表列數字,台北到左營需116.5分鐘,實際上,依高鐵規劃的路線,台北到左營逢站必停需花136分鐘。

高鐵BOT營運特許35年

BOT是興建(build)、營運(operate)與移轉(transfer)的縮寫。BOT讓政府在國庫吃緊、財源短絀的情況下,仍可進行大型公共工程建設,方法是讓民間公司出錢出力,動工建設,政府則給予興建公司一定期限的經營、開發特許權利,並且在土地徵收、興建過程中,給予適度的公權力協助。
高鐵興建營運特許期為35年,五大站區開發特許期則長達50年。高鐵預定在2005年10月通車,通車頭一年每日運量預估可達達14萬人次,逐步增加至32萬人次,特許期過後,再移交給政府繼續經營。

高鐵帶來的衝擊

縮短南北差距
台北到台中旅程縮短為50分鐘,台中至高雄旅程縮短至90分鐘之內,台灣西部走廊將形成「一日生活圈」,南北旅行時間縮短,地區之間的互動將更頻繁,有助於打破南北差距。

帶動新市鎮發展
台北和桃園、新竹、苗栗緊密結合,台中、彰化和南投,嘉義、台南和高雄也分別整合成都會帶狀區,高鐵可望帶動沿線新市鎮發展。

搶食航空客運
依據民航局的估計,高鐵通車後,國內航空的運量將減少5?7成。航空業者估計,華信、遠航、立榮、復興等四家國內航空業者,每年將流失百億元的營收,其中以台北飛台中、台北飛嘉義等航線影響最大。

衝擊台鐵營運
高鐵開張將衝擊台鐵長途運輸,台鐵工會指出,目前台鐵營收以中長途旅運為主要來源,高鐵通車後,預估台鐵每年恐將流失124億元左右的營業收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