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

封面故事 大吸毒 林強海灘派對

看起來極度興奮的高捷(右一)在舞池中與百威小姐共舞。
看起來極度興奮的高捷(右一)在舞池中與百威小姐共舞。

七月五日,風光旖旎的墾丁小灣沙灘,被簡陋的塑膠紗網圈圍起來開派對。
賣票小弟鼓起如簧之舌向遊客猛吹:「林強、高捷會來登台哦!我們的Party反毒、反搖頭,要給青少年一個健康、自然的summer,一張票才五百元,保證讓你high通宵…」宣傳海報上寫著:「林強、高捷協辦」,看得人心癢癢。

林強小檔案
1964.06.07生 雙子座
本名:林志峰
音樂作品:向前走、春風少年兄、娛樂世界
電影作品:只要為你活一天、戲夢人生、天馬茶房、南國再見.南國

高捷小檔案
1958.04.23生 金牛座
電影作品:尼羅河女兒、悲情城市、少年 !安啦、好男好女、南國再見,南國、海上花、小百無禁忌、千禧曼波之薔薇的名字


林強休息後,在住宿的花園觀光旅館等待同伴。
林強休息後,在住宿的花園觀光旅館等待同伴。

演藝名聲 號召力強

林強至今仍是流行樂壇傳奇。十二年前,他的首張專輯《向前走》拔地而起,氣勢銳不可當,第二張專輯《春風少年兄》發行不到十天,便一舉突破二十萬張,總銷量更直逼五十萬張。當今偶像歌手如周杰倫、孫燕姿和F4等,唱片賣了三、五萬張就大肆慶功,碰上林強,他們只能甘拜下風。
「林強旋風」來得快去得急,他在九年前隱身幕後專事創作,這幾年除了拍電影,就是當DJ,歌迷難得一睹真面目。如今他要在墾丁現身,自然吸引樂迷注意。
高捷則在電影《少年 ,安啦!》中嶄露頭角,受名導演侯孝賢栽培,在電影《南國再見.南國》和《海上花》中擔任男主角,並曾參加過坎城和威尼斯影展,是演技派性格演員。

原本禁止火把煙火及喧鬧的海灘,卻成了辦搖頭派對的地方。
原本禁止火把煙火及喧鬧的海灘,卻成了辦搖頭派對的地方。
林強第一張專輯《向前走》,曾掀起台語旋風。
林強第一張專輯《向前走》,曾掀起台語旋風。
林強(左)與高捷在《南國再見.南國》中,飾演小弟與黑道大哥。(侯孝賢電影工作室提供)
林強(左)與高捷在《南國再見.南國》中,飾演小弟與黑道大哥。(侯孝賢電影工作室提供)
派對門票強調林強和高捷協辦,並凸顯反毒訴求。
派對門票強調林強和高捷協辦,並凸顯反毒訴求。

租場辦Party 數次南下

為了辦這場Party,林強與高捷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多次南下,與「墾丁社區發展協會」密集洽商。
林強是國內最早投入電子樂創作的歌手之一,也是電子舞會DJ先驅。雖然電子樂和電子舞會幾乎和嗑藥搖頭畫上等號,但林強今年接受媒體訪問,表示自己晨起練氣功,越來越不喜歡熬夜。他甚至說:「為什Party非晚上辦不可?我很想辦一種從下午就開始的Party,晚上就散會,這樣不是很好?」

一群工作人員在天亮時聚集在出口處,其中還有人在進行毒品買賣。
一群工作人員在天亮時聚集在出口處,其中還有人在進行毒品買賣。

舞曲震耳 現場炒K

林強的名號和健康形象,增強了這場反毒派對的說服力。但記者購票進場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小灣沙灘位於凱撒和福華兩家五星級飯店前,平日情侶繾綣流連。七月五日開始,一連舉行Party兩天,這塊公共沙灘成了禁地,除非買Party門票,否則不准進入。
記者花了「買路錢」,乍進現場,台上搖頭電子舞曲震耳欲聾,林強正是DJ之一。沙灘上火光點點,螢光藝術裝置詭譎炫惑,斗大的螢光布簾寫著「出神」二字,格外醒目。
記者在會場角落,發現幾個人鬼鬼祟祟地倒出一堆白粉,炒成小山堆,一人像試貨般吸了吸後,其他人迅速把藥粉分裝在小玻璃瓶中,一哄而散。身上滿是刺青的大哥帶著小弟分成幾批,帶著毒品魚貫進入會場。

早上七點,身上刺青的兄弟於派對結束後,在馬路上大聲咆哮。
早上七點,身上刺青的兄弟於派對結束後,在馬路上大聲咆哮。

海灘春光 跨間磨蹭

一個小弟斜揹著黑袋子,大膽地在螢光裝置前公然交易。一個男子趨前詢價,小伙子說:「一顆六百元」,男子掏出三千元買了五顆。
隨著音樂強烈撞擊,嗑藥吸毒動作此起彼落。炒K和拉K已升級為直接用「K罐」(小玻璃瓶)湊上鼻子抽吸,有的則改以菸斗點燃後抽吸,掩人耳目的效果更佳。
「百威小姐」沿桌兜售啤酒,記者隔壁桌六、七名男子淫笑挑逗她們;情侶們耳鬢廝磨,一對對溼黏翻滾在沙灘上,有個男子索性將整顆頭埋入女伴的兩腿間磨蹭。
Party開始不到兩小時,就有一名男子因嗑藥過量而全身癱軟,像死豬一樣,任人扛到沙灘上丟置。

高捷囂張 林強低調

高捷打著赤膊跳入酒吧區人群,耍起螢光圈,還與百威小姐對舞,情緒很high。
一名老外秀過頭,高捷先向工作人員抱怨:「這個老外太囂張了,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場子!」隨後乾脆直接以英語辱罵他:「否則…保證讓你好看!」高捷疾言厲色指著他連喊三句:「I promise,I promise,I promise…」嚇得老外滿臉驚恐,連聲「OK、OK、OK…」地退縮。
林強則幾乎整夜待在現場,中途只離開片刻,到附近的便利超商買了包Dunhill香菸。他在Party中極為低調,多隱身DJ檯後方的小房間內,有時技癢,才親自操弄唱盤。
記者目擊一名林強身邊的工作人員,在DJ檯與吧檯間穿梭,時而上台播音樂,時而到吧檯快速擦拭小玻璃空罐,拿出毒品補充,大剌剌地吸食。另有多名工作人員直接在大馬路邊的出口處買賣毒品。

7日凌晨4點多,警方在現場逮捕一名販毒的現行犯,過程中,毒品還灑落一地。
7日凌晨4點多,警方在現場逮捕一名販毒的現行犯,過程中,毒品還灑落一地。

荒腔嗑藥 老嫗議論

林強和高捷對全場嗑藥販毒的荒腔走板行徑視若無睹,任由身邊的工作人員販毒吸毒,完全忘了這場Party是為反毒而辦。
林強也忘了他的健康承諾,在晨光熹微中,通宵達旦的Party仍欲罷不能。早上,遊覽車陸續載來遊客,歐巴桑很快瞧見這一幕,連忙叫來兒子、孫子,來個「機會教育」。她指指點點:「你們快來看哦,他們就是在吃搖頭丸啦,哦!有夠厲害,從天黑搖到天亮還在搖?」曾幾何時,搖頭Party竟成了墾丁觀光景點。
這種連歐巴桑都看得搖頭的「搖頭Party」,警方當然清楚。七日凌晨四點四十五分,一名Party工作人員沒命地跑進DJ檯通報,之後,恆春分局四部巡邏車抵達,分局長帶著十多名員警封鎖沙灘,當場逮捕兩名藥頭,搜出八十多顆搖頭丸及四十多顆K他命,還有一大堆空膠囊。

度假聖地 幫派染指

帶隊的一名警官私下向記者說:「很糟糕,辦這場Party根本是藉反毒之名販毒,主辦單位遭幫派介入。根據線報,竹聯幫已經標下經營出問題的海景飯店,要做為堂口。」墾丁是國際級度假聖地,毒品氾濫程度也國際化,看準毒品的龐大利潤,幫派魔掌悄悄伸入。
一名看門小弟緊張地說:「林強、高捷都還在裡面啦,害啊…」另一名小弟立即斥責:「哭爸啊,驚啥!」果然,林強與高捷先警方一步,離奇在現場失蹤,警方未搜索。
記者問工作人員:「林強和高捷去哪裡了?」他們說:「哦…去吃飯了,等一下就回來。」警方撤隊後,林強、高捷又迅速現身。

林強不時會站上DJ檯上秀一段。
林強不時會站上DJ檯上秀一段。
派對尚未結束就已經有許多女孩子玩過頭,嗑昏了被同伴揹上車。
派對尚未結束就已經有許多女孩子玩過頭,嗑昏了被同伴揹上車。
左邊男子左手所拿的就是吸毒的菸斗。
左邊男子左手所拿的就是吸毒的菸斗。
兩名男子將K他命放進菸斗中輪流點火吸食。
兩名男子將K他命放進菸斗中輪流點火吸食。

警方捉毒 虛晃一招

警方行動意在警告,僅僅臨檢十分鐘,連常見的「留置驗尿」都未做,相當禮遇。記者揶揄小弟:「你們後台很夠力哦!」小弟笑著點頭。
警方前腳剛走,記者隨即目擊一名因嗑藥過量而癱瘓的工作人員,被人由DJ檯後的小房間架出。
墾丁的早晨清新怡人,但嗑藥過量的年輕男女,卻必須或抬、或揹、或扛,才出得了沙灘。一名少女恍惚地站在馬路中央說:「很NO,3D哦!好立體ㄝ(俗稱K世界幻覺)。」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主辦和協辦單位從頭到尾都知道這是場「販毒」派對。高捷事後明白地說,他在舉辦前就告訴墾丁社區發展協會,要拿十分之一的「化學(毒品)利潤」做淨灘活動。林強也說︰「年輕人搖頭不足為奇,自己從前也嘗試過。」但他和高捷都否認在派對中與藥頭接觸。
七日上午,林強帶人到花園渡假飯店投宿,廂型車多次進出海景飯店接駁人員和器具。該飯店即警方掌握的竹聯幫堂口,但高捷受訪時卻說︰「這場派對的主辦人是四海幫分子。」
林強和高捷的行徑,竟和合演的電影《南國再見.南國》如出一轍。
《南國再見.南國》中,高捷飾演黑社會大哥,林強是小弟,兩人在北部不得志、往南部發展又屢遭挫折。而這次兩人到墾丁主辦派對,布滿販毒和黑幫陰影,果然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戲裡戲外已難辨。
高捷說:「我和林強從拍完《南國》後就以兄弟相稱。」高捷四月去墾丁參加春天吶喊搖頭派對,在路邊抽了支籤,指他「南方有利」,他帶著小弟林強到南方發展,兩人先到高雄開店,又去台南談唱片,很發。
林強則說,去年經濟不景氣,高捷沒有電影可接,兩人便合作辦Party,「我負責音樂,他負責公關。」

派對一開始,才大約10點多時就有人嗑昏了。
派對一開始,才大約10點多時就有人嗑昏了。

豬腳生意 舊友閃避

林強當年自民歌西餐廳駐唱被挖掘,首張專輯《向前走》所向披靡,曾被譽為「復興台語歌文化第一人」,他被大帽子壓得透不過氣,年輕氣盛充滿傲氣,不願隨俗浮沉,最後遁入電子音樂。他不諱言:「因為空虛,常和不同女生上床。」
林強老家在台中賣豬腳,家境不錯。他的父親林清照和台中最有名豬腳老店「阿水獅」老闆郭德意是拜把兄弟,因此林家豬腳也打阿水獅招牌。林強曾是豬腳店活廣告。如今,阿水獅本店聽到林強,連忙撇清:「林強很久沒來了!現在經濟不景氣,他是藝人,認識許多黑道、白道,與我們賣豬腳的沒有關係啦!」

著三點式泳衣的辣妹,在清晨五點半被兩名友人攙扶走出會場。
著三點式泳衣的辣妹,在清晨五點半被兩名友人攙扶走出會場。

誇言反省 自打嘴巴

林強在演藝圈暴起暴落,是因為他真實,直到今年初,他想起當年因走紅而碰到許多虛偽的人和事,依舊難忍氣憤:「真的受不了這個圈子怎麼會那麼假。」
他做DJ,是要用真心和人用音樂交朋友,可惜的是,音樂已被販毒、嗑藥、甚至黑道弄得面目全非。
最近,林強在個人網站上許下「樂觀、向上、正面、善良、助人、替社會做點事」的新世紀新期許。他也說,音樂和電影對自己是代表「反省」,但在這場Party中,他瞞心昧己讓毒品堂而皇之出現,所謂真實盡皆虛假,而且毫無反省。
《向前走》曾鼓舞無數徬徨挫折的年輕人,但搖頭派對又使得年輕人步履蹣跚,陷入迷惘虛幻之中。林強的矛盾,正是現代青年人的矛盾。在向前與倒退之間,年輕人的人生答案,在茫茫的搖頭風裡。

望著潮起潮落,曾經紅極一時的林強,卻成了搖頭派對中的DJ。
望著潮起潮落,曾經紅極一時的林強,卻成了搖頭派對中的DJ。

地方勢力惡搞墾丁

「墾丁」是為了紀念清末來台篳路藍褸的開「墾」壯「丁」而得名。一百多年後的今天,也有一批人要來開墾,他們是另一批「壯丁」─黑道與毒蟲。
一位警官說:「墾丁國家公園海岸由恆春分局、國家公園警察隊和海巡部隊管理,但地方勢力複雜,三方也都有內部風紀問題。」
當地人並把墾丁公器私用。這次舉辦搖頭派對的小灣沙灘,是由「墾丁社區發展協會」向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承租,等於是政府特許的「二房東」。
諷刺的是,協會在小灣沙灘樹立警告牌:「本沙灘海域禁止騎乘水上摩托車、製造聲光噪音、販賣酒類、燃放火把或煙火。」這些行為,卻在協會協辦的Party做盡了。
宣傳單宣稱:「活動收入10%作為協會沙灘公益環保」,更貽人笑柄。
一個民間團體竟罔顧國家公園管理法,破壞沙灘、非法營利、縱容吸毒和販毒;墾丁淪落至此,地方的利益結構難辭其咎。

林強派對吸毒直擊

1 一陣大雨後,一名工作人員躲在吧檯後,將淋溼的毒品拿出來清理。
1 一陣大雨後,一名工作人員躲在吧檯後,將淋溼的毒品拿出來清理。
2 手上所拿的,就是用來吸食K他命的新器具「K罐」。
2 手上所拿的,就是用來吸食K他命的新器具「K罐」。
3 將K他命放進罐子裡靠近鼻孔吸食。
3 將K他命放進罐子裡靠近鼻孔吸食。
4 派對中,一群人輪流吸食K他命。
4 派對中,一群人輪流吸食K他命。

黑幫靠搖頭丸生財

檢調人員指出,幫派已是走私搖頭丸等毒品最大的老闆。為了順利脫手,黑幫大多自行投資搖頭店,表面上是合法業者,檯面下卻由手下暗中販賣搖頭丸。
台北市介入禁藥的黑幫勢力以竹聯和四海幫為主,雙方現仍為爭奪地盤而角力,牛埔、松聯和萬國等幫派也有涉入;台北縣則由天道盟和地方角頭把持。
基隆的毒品勢力以天道盟新太陽會為主,警方三月底即曾於基隆查獲新太陽會副會長徐文賢等人涉嫌擁槍圍事和賣搖頭丸。去年十一月底,台北市警方也破獲竹聯幫仁堂大哥饒偉生自國外進口原料,自行製造搖頭丸販售。

搖頭族最愛的兩種毒品

林強︰毒品離我兩百公尺

林強坦承,派對當天確實在DJ後台看到K他命交易,也有人被逮捕。
他不滿又無奈地表示,販賣毒品是暴利,黑道、白道都會進來插手,他無能為力。
林強說:「但是辦Rave Party,我都會要求主辦單位,請他們在Party的200公尺以外交易或談判。」
高捷說,有人利用派對賣毒品,「大家心知肚明」,但是他和主辦單位及墾丁社區發展協會早就講明了,「化學(毒品)的歸化學,音樂的歸音樂」,他們只管第二天的音樂,全包總共賺9萬元,其他的都不管。

搖頭族的5種跡象

搖頭旺季,家長要如何才能知道子女是不是搖頭族?毒物科醫師林杰樑和家醫科謝瀛華醫師提供幾點查證的方向:
1.晚上戴墨鏡遮黑眼圈
2.大熱天穿長袖
3.背包有不明藥丸
4.亢奮、多話卻結巴
5.嗜睡、疲勞、口渴

貢寮音樂祭 警察淨空搖頭

「墾丁祭──夏日Rave Party」的隔周,7月13、14日,「國際海洋音樂祭」也在貢寮的福隆海邊展開,搖頭族蠢蠢欲動。林強也來了,他這天的角色是音樂比賽評審。
「南墾丁、北貢寮」,近幾年已經在台灣的搖滾族中闖出名號,不過,搖頭風起,讓福隆的這場音樂祭,在嘶喊狂放中,也帶有一點風聲鶴唳。

鎮暴架勢 淨空沙灘
音樂祭在下午1點開始,在舞台前與參賽表演團體共鳴的人並不算多,評審們也都有點恍神。到了夕陽西下,沙灘邊上對對情侶,熱情擁吻,性感撫摸,混著海水和音樂,頗有解放的氣氛。無聊的林強則索性到沙灘看夕陽。
但是,到了晚上9點半,音樂祭還在進行頒獎,舞台邊已經進駐了約200位制服警察,等到10點鐘放完煙火,警察隨即沿著沙灘海岸排成一直線,進行「沙灘淨空」。
所謂的沙灘淨空,其實就是驅離。這個解嚴前後對付街頭抗議民眾的招式,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警察態度雖是柔性勸離,但他們一步步的走向群眾,逐漸縮小防守圈,人群只能被迫往出口處集中,一下子就像割草機一樣,把幾分鐘前還很high的沙灘,清得乾乾淨淨。
警方的驅離動作,配合一些穿著印有水母T恤的工作人員進行,沙灘淨空結束後,一位縣政府的女官員準備離開時,還不忘向帶隊的警察講一句:「他們在沙灘上要躺也可以,要睡也可以,就是不能搖!」
通往沙灘的木橋在凌晨12點後隨即由一群刑警管制,縣府的警察主管來視察部署,一位現場帶隊的警官還附在他耳邊說:「剛剛電視台的記者說他們要在這裡守一整晚,我們一定不能出問題,到清晨都會加強巡邏。」

警車巡弋 彷若戒嚴
當晚直到凌晨近3點,北從濱海公路龍洞南口,南下到卯澳附近,各個漁港小徑不僅不見搖頭,甚至連人頭都看不到,再加上警車的紅綠閃燈一直梭巡,搖頭族看到這種彷若戒嚴的景況,不吃藥也會搖頭嘆息。

激情隨著音樂在海邊蔓延,男男女女在擁吻。
激情隨著音樂在海邊蔓延,男男女女在擁吻。
宛如街頭鎮暴的警力進駐福隆,讓搖頭族不敢輕舉妄動。
宛如街頭鎮暴的警力進駐福隆,讓搖頭族不敢輕舉妄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